倾 城

火车一路东行,载我逃离让我颇感困顿的城市。

一年未过,只感觉比两年都长。稚嫩在磨砺中永远都会是度日如年,我们仍需年月给自己成长。丢掉了那个为所有人所认知的外衣,在远离家的城市风尘仆仆的等待。

目前来看,我仍只是一个等待成熟的孩子。

大一九月的末尾,赶在小长假之前,我带着行李离开济南。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开,飞驰在秋天广袤的年华里,记录着离别和相逢。

一个能坐三个人的座椅,我坐在两个陌生人中间。旁边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生,还有一个是学生模样的男生。他们应该和我一样,都是一个此刻盼望着归家的孩子。我们都怀揣着彼此的心事和成长,一切都以青春的名义 百无聊赖。

旅途中最不缺少的便是一味的等待。旁边的男生睡的不省人事,不时发出粗鲁不堪的喘息声。

我也感到实在有些困,迫于安全考虑,一直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只好用一种极为诚恳的语气对旁边的女生说,我们能互看一下行李吗。我说,我睡会觉,你帮我看一下,你睡觉的时候我帮你看着。

她一副好像没听懂的样子,微皱着眉头朝我友好的嘴角皱起来,让我尴尬至极。是的,我感到一阵失望。莫名其妙的因素让我心中戚戚然,很多坚信的东西迅速在心中溃败下去。

闭上眼,不敢熟睡。无奈,车厢里的嘈杂声竟一再的让人感到睡意重重。被一阵短促的晃动惊醒,方知仍不觉在何时已沉沉睡去。看到不少人站在车厢的过道上,我朦胧的料想火车靠站停车了。

给,你的眼镜。她跟我说话。我惺忪的朝右边转过头,看到一对弯起来的目光。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善意和友好。

你睡觉的时候眼镜掉了,给你。我忙不迭地绅士的道谢,仍不能掩饰当时内心的窘态。

至今仍觉得,我当时的反应是错愕和傻的。

刚刚显得宽敞的车厢不一会儿又涌入了新的乘客。车厢里一阵汗流浃背的忙绿。一张张疲惫不堪的脸,写满了千篇一律的表情。

火车的目的地已定,片刻不停。新老旅客会循环不变的更替,到站便下车。人生的旅程不过如此。灼灼目光里,各有各的旅程。个人的离别或相逢,在茫茫的生命循环里,又何止像星斗的一颗。逝者如斯,或许会以熟悉的模样折射到眼前来。只是那时的你我,谁会记得捡起。

火车重新启动的时候,我的余光看到,旁边的女生正在打瞌睡。男生耷拉着眼皮从包里摸出水猛喝一口,不耐烦的拧上盖子,继续熟睡。无聊随着火车一起开足马力,把窗外的风景都模糊。乏味之余,一个不经意,看到一张好看的脸。

隔着几排座椅,看到那张曾经无比熟悉,而今却需要再三注视才敢在心里喊出名字的脸。果然,注定相逢的人还是遇见了。但此时,很多东西都变了,包括你我。

眼前的你,长高了,头发(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更长了。脸却还是我记忆中从前的模样。远远地看,没胖也没瘦。穿着简单的休闲鞋,一如当年。

时值深秋,你穿了一件草绿色的羽绒服,过膝,让我觉得别扭。头发随意散在肩上,目光轻盈地定在别处。你和一个高高瘦瘦留着参差刘海的男生站在一起,紧紧相拥。靠在他的胸前,好像一只温顺的绵羊。

我看你的时候你终究都没有看过我。侧过脸去的时候,我相信你是有看我的。但,那又如何。

火车到潍坊,背起包被过剩,从座位上站起来排队下车。我知道你和他就在我身后不远的距离。其实很想跟你说句再见。后来,那句问候直到下车走出车站很远我把它葬进夜空。再也不见。

三年前的下午,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从你身边走过。没敢认你。好像偶像剧里失忆的人,记不起他曾经一心喜欢的女孩,除此之外,那个女孩也喜欢他。

那天,你坐车几个小时,早早的站在五中的大门口,只是为了见我。而后来那个我所纠结很久的,那个自以为很像你的女孩,其实本就是你。

是不是爱一个人应该有默契,我以为你会懂每当我看着你 。

怯弱如我,只能在一个人的追忆中歇斯底里。后来发现,歌词不是疗伤的药,是颓废的毒。

我终究必须明白,你的世界,我的过去,关于开始和结束,不曾有关爱情。

滔滔往事,不绝如缕,盛者如烟花,枯萎如草芥。大多数为沉默,剩下的,如潮水般退却。

用一首歌沉默当年,只是唱的我热泪满眼。

多年以来,一直觉得,那字里行间,都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

自始至终,她很像你。

(原创作者:大畅)


天涯落寞 2014-05-16 06:58:29

如果有一天,你做了新娘,新郎不是我。你会不会请我去喝喜酒?那天的酒烈不烈?而我又会灌几壶?如果有一天,我做了新郎,新娘不是你。我会不会请你喝喜酒?那天的酒浓不浓?而我又会灌几壶?花开花谢多少年,时光若沙湮没华年,我依旧站在回忆里,走不出没你的江湖。梧桐树又发新芽,树下的人已不见她,再遇时你会和谁肩并肩?而我又在为谁诵蒹葭?

(0) 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