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寻欢,一世落寞,一时欢愉

一生寻欢,却从未为真正的快乐而展颜欢笑;

一世落寞,才知道活着只需一壶酒而已;

恨他的人说,他很可怕。

爱他的人说,他对任何人做的任何事都无可挑剔。

他是一个浪子,但一个嗜酒如命的浪子总是经历过许多的痛苦才宁愿醉着。

而他不同,他是带着微笑醉着。

他说: 我总觉得一个人若还有泪可流,他就不该死。 他宁愿别人伤害自己,也绝不伤害别人一丝一毫,虽然他只是一个虚构的人 正如他的人格于我们而言只有在虚构中方能见识到的,因为我们已经没办法再看到这样一个人。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李寻欢。

恨他的人总是惧怕他的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然而爱他的人却知道那是一把仁爱之刀!他一生从未错杀一人。然而却错爱了一生,或许那种爱,本与对错无关。

龙啸云说: 我欠他的,欠的最多。

龙小云说: 我恨他,并不是恨他废了我的武功。我只恨李寻欢为何不是我的父亲,我也恨我自己,恨我为何不是他的儿子!

林仙儿说: 我害怕他,只因为他一无所求,什么都不要。

游龙生死的时候对他说: 我只遗憾为何没有死在你的手上。

天机老人说: 每个人都有一道枷锁,李寻欢的枷锁就是他的朋友,只有朋友才能蒸发出他的热血。

郭嵩阳与他决斗时对他说: 我今日定要与你交手,因为只怕日后你我已经成了朋友。

铁穿甲说: 他从不愿意拖累别人,却总为他人牵挂着。

阿飞说: 我一生只有他一个朋友就已经足够。

玲玲对他说: 遇见了你,我才知道世界上是有好人的。

小红哭着问他: 你为何从不替自己想想呢?

林诗音说: 他的一生从未替自己想过什么,他只想着别人。他一直希望我幸福,自己却从未幸福过。

古龙说: 结识李寻欢这样的朋友,你总不会后悔的。李寻欢纵然前无史例,以后也绝不会有。

我说: 若能结实这样的朋友,本某人也不枉在人间走了这匆匆一趟。

许多人热衷于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的厥词,不错,是厥词!于他而言,兄弟与所爱之人都重要过自己,二者谁都重如泰山,唯有自己轻如鸿毛。所以和他这样的人交朋友,你完全可以将背后交与他。

江湖人相信风流倜傥的小李探花必然是花前月下,坐享齐人之福,然而他们从不知道那双手即使在病时依旧刻一个木雕时的悲酸,一个男子犹如葬花人一般埋掉刻好的木雕时独自捱着的苦痛。即使江湖第一美女林仙儿征服的了天下所有的男人,但李寻欢依旧对她坐怀不乱,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如何表演。曾今沧海,再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雨。许多自信如林仙儿的人,永远不懂他的爱一旦扎根,便永恒不死!有没有排除万难的爱情?从不质疑的人才明白爱的至诚至深。

十年的关外生活,只是为了躲避他所爱的人的幸福会被自己沾染不净。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推向他人的怀抱,本就是一件伤害至深的事,奈何还要装作寻花问柳来使她绝望,直到他的心碎换来他们的结合,换来她的一辈子郁郁难耐。绝望的女子总是容易投向另一个人对她敞开的怀抱,就算李寻欢所挚爱的林诗音也不能避俗,但这世间的女子又有谁避得了的?或许你不信,只是你未那样绝望过。但这并不能怪谁,只能流于一句俗语: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他回来了,只想默默的保护她,他只需要远远的观望着她的幸福便已足矣。真正懂得爱、会爱的人总是不会一辈子责求于得到失去,只是再成熟的感情也埋没不了眼中深深的遗憾。爱本自私,以得到为目的,然而当得不到时,一个人的选择往往能看出他是不是真正以爱之名来欺瞒自己她已幸福便好,非唯如此,便不为爱。

或许很多人并不欣赏他的多情,会如同林仙儿一样骂他。男子情深至此,就很容易让讥诮他太愚,太痴,太不懂爱情。然而林仙儿一生都在折磨别人,折磨自己,狠心的伤害着对他爱至情深的阿飞。她总以为自己的追求是正确的,爱与不爱并无多大关系,所以不断的欺骗、伤害爱她至深的人。许是每个人也只能伤害爱自己的人,所以当林仙儿发现她已伤害不了任何人时,她就已经杀死了自己。昔日的江湖第一美女,已经成为了一个卑贱的妓女,每每在喝醉时回忆起那时韶华,然,终是旧人不再,人走之后,茶亦会凉。

放弃爱的人,偏偏总认为他们已看透了爱情,他们认为用情至深的人总是愚蠢的,可笑的,甚至在他们面前的关怀也显得卑微。于是慢慢的,他们失去了爱的能力。或许某一天会发现,自己抓了一生,心里却一直是空的。但更悲哀的是,发现的时间会更久,也许永远不会明白。也许不在乎,却止不住心酸。

从第一次见阿飞起,他便已经将其视作朋友,为了阿飞的重新振作,从不欠别人的他欠了吕凤先的一次人情,为了阿飞,他宁愿自己背负弑友之妻的始作俑者的罪名,他不怕阿飞恨他,他只担心阿飞一辈子毁在一个本不值得爱的女人手里。就算阿飞对他冷眼相待之时,他依旧微笑着、负着伤为阿飞做了应该做的事。待朋友肝胆相照,如此,他便觉无愧!

他从不为自己辩解,他只微笑的看着别人要将他怎么办,因为他自信而且鄙视世俗,只要一刀在手,谁也不能动他一根毫毛,况且所谓君子侠士,不过是披了外套的只有狼子野心的小人而已,与其解释的越抹越黑,不如坦坦荡荡的承认,纵使承认了,那些所谓名侠谁敢以身犯险!一个人,一把刀,面对了整个世界!一个人想要活得洒脱,必然要与世俗交恶,这是 江湖 经验!

他根本不在乎别人他怎么看他,因为他觉得自己活自己的,与流言并无干系。但每当想起他对林诗音说 我本来就喜欢害别人 惹自己和她一起伤痛时,便觉他活得并不如便面看起来那般不羁,他是有牵绊的人,而有牵绊的人往往活得最是难熬。然而没有牵绊的人,不是更可悲吗?

正如阿飞愿意为他扮作梅花盗救他出少林一般,他愿意为阿飞放弃抵抗,所幸事情水落石出,否则 公判 让他喋血三尺,为了阿飞,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有朋如此,夫复何求!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就算龙啸云屡次欺骗他,他纵然明白也装作不知道的相信着他的兄弟,只因龙啸云救过他一次,他便将这一次的恩情遮过了所有的伤害,他还将他当做兄弟,一如既往的相信他。最后龙啸云也终于能为他而死。每当一个人付出的时候,得到的一定不会是永远的伤害,问题在于你是用爱感化一个人,还是以恨喧嚣一时的悲愤,而后郁郁寡欢一辈子。你所选择的人,总是有着一颗因为你而不同的心。

对任何人、任何事,能说无愧于心的人,这世间恐怕根本没有,而非要寻找这样一个人的话,未免走了俗套,因为李寻欢只是李寻欢,你除了他找不到别人,恰恰不幸的是,李寻欢只飘逸在一本感人至深的小说里。纵我不往,子宁不来乎?只可惜确是不能来的。

李寻欢背负了一辈子的沉重却从未卸下,看到他的人,总会看到他的微笑。

一个落拓的浪子,以微笑征服了所有爱他、恨他的人。

一生寻欢总逃不掉一世落寞。

然而,当孙小红牵住他微微颤抖的手时,他终于也得了一时欢愉(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

于我们,何尝不是一时欢愉呢?

用微笑征服世界,我们也可笑傲红尘。

(原创作者: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