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需要一处桃花源。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陶潜的桃花源,是一片忘忧谷,在经历了一千多场花开花落后,让后世的我们依然沐浴在他的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里。

当时只记入山深,青溪几曲到云林。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王维手中这朵笔力舒健的桃花,比陶渊明还要绚烂多姿吧。

问君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那一片桃花水,在豪迈诗人的心头汨汨流出,经年不绝

文人墨客,谁不好这一朵?

桃花,是唐寅的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一坡暖暖的阳光,几点花瓣雨,簌簌地落下来,落在醉卧树下的那个人身上。这芬芳,醉了的何止是酒?红尘能消万古愁,琴棋书画和一壶多情的酒。有了桃花,唐才子虽然落魄,却也逍遥。

桃花,也是崔护笔下的那位 人面桃花相映红 的美丽女子吧。

桃花是属于女子的花。更是属于《诗经。桃夭》里那位粉面含羞的女子的,那一朵夭夭桃花,在人们心头灼灼了几千年?

万花丛中,独喜这一朵。

春来,那些花园,路旁,江堤、矮墙,篱落,地头,田边的花儿全开了,像是谁突然间扬起的一声欢呼,抑或是谁的巨笔临摹了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的 花气薰人帖 ,简直就是 花香欲破禅 。这花香让我常常迷茫,常常怀疑这株开花的树,是不是席慕容笔下的那一朵?它们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更多的时候,它们只是作为一棵树的形象站在那里。绿,才是它们的底色,而开花只是一项美丽的意外吧。

春天的花大多开在树上,可是很多叫不出名字。叫不出名字,不等于我不喜欢。就像我不说想你,就不等于不爱你。

品花如品人。还是喜欢山野的花。像梨花,杏花和桃花。喜欢梨花胜雪的清丽绝俗。喜欢杏花的娇妍柔美,她们都是一朵令人心疼的花,就像戴望舒笔下那位结着哀愁的女子。让人驻足,不只是因为她的美!每一朵花都有她自己的品性与住处。有的花住在花园里,蓬蓬勃勃,轰轰烈烈,开到荼蘼,仿佛是从天空翻落的几朵云团,满世界的香艳, 乱花几欲迷人眼 。有的花长在路边,远远望去,像一排引颈高歌的女子,站在那里,仿佛就是专等众人欣赏的目光。站在路边的花,总觉得太过风尘,好像一位爱美却又不知如何打扮的傻姑娘,让你一眼望穿,没有一点内涵,骨子里有一种媚俗气。

很久以前,我一直以为樱花是日本来的,不属于本土的花。后来老师告诉我,日本的樱花是从我们中国(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去的。其实日本大多数好东西,除了科技,应都与中国脱不了干系,只是,中国的弃儿去了日本,被他们的美国主子养得肥肥胖胖的,让我们都不认识了。只怕中国人不懂得珍惜,有了,就奢侈地遗弃。人类就像一群蚂蚁在地上爬,谁善谁恶,谁妍谁丑。芸芸众生,都逃不了命运,逃不了血液。

还是喜欢桃花,所有的花中,独独桃花担得起 妩媚 这个名字。一朵一朵,干干净净,却是我眼里最美的那一朵。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无意间的一个眼神,就能勾魂摄魄。那地,那水,那眼神,那运气,一旦沾上了桃花,就显得与众不同,让你心旌摇曳,想入非非。其实,这原本不是桃花的错。

胡兰成说,桃花难画,因为她的静。她静,静的几近狂野,静的自相矛盾。就如西方一位哲人的说的 慢慢地赶快 。她在山野大片大片地开,你不觉得乱,仿佛空山听鸟,山愈静。美是一种资本!她安静地站在她该站的位置,从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艳得清高,美得率性,一生一世只为自己开放!

那天,朋友打来电话,莫名其妙地问我桃花是什么颜色,我委屈得想哭。我将心头的 委屈 说给你听,你说: 你朋友的境界你是不理解的。不像你,今天变蜂,明天化蝶。因为有颗悲天悯人的诗心。花能语,石能言。不光喜欢柳、水 天地间万物。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都修炼成真了,你翩翩地在她们中飞来飞去,问她们春天在哪里,他们哪有时间去想,赚钱都没时间呢。

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她,桃花是我童年的颜色,那朵桃花长在我童年的原野上。盛开的一朵叫快乐,一朵还是快乐。色彩斑斓的桃花,像天边的彩虹织在我童年的梦里。小时候,我对桃花没有什么印象,它美,那也是它作为一朵花应该有的颜色,应该有的美丽。四月,陌上桃花渐歇,没有一点感伤,好像桃花盛开与我无关,我只关心那蜜汁饱满的果实。

我还想告诉她,桃花是爱的颜色,开在我十八岁的梦土上。当一粒种子的怀春,一朵阳光的轻吻和着一杯水的充盈。这朵桃花长在我的心壁上,我不再那么关心果实的甜美了,我的心事开在了花上,忽然来了愁:桃花的心是什么颜色的呢?它也有喜与悲?它的笑里可曾含着泪没有?

你说: 你告诉他们桃花是爱的颜色,梦的颜色,恐怕他们只会更迷糊。你不妨带一瓣花给他们,带一缕花香熏染他们的衣裳罢 。

或许是无知才无畏吧。心壁上有了这朵花,不知不觉被她度了去。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好难呀。如果不难,红尘会轻许多,如果不难,红尘会净许多。但那就不是红尘了,不是红尘的时候会是什么呢?

无尽红尘,无尽美丽,无尽忧伤。

或许,有一天我们不要谁度,我们的身体还在红尘,心已经被度了。被度了,也要坐在家里,坐在琴畔,面对家人,面对小孩,弹着我们的爱,用一颗被度的心

雪小禅说; 人走在桃树下,像前世 。而桃花就如那位隔世的女子,在千秋万世的轮回里,我依然难忘你回眸的那一笑,那一笑

(原创作者:伊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