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纸鸢,一世尘缘

灯光充盈了这座城市,它本就是座不夜城,只会在回忆里安睡。

新月羞羞答答地隐在云边,她不去与满城灯火争丽,只安静地守着一片薄云,散着淡淡的清华,就足够了。

红尘无终,我只安静地守着你,守着我淡淡的幸福,就足够了。

一线纸鸢轻悄地出现,在半凉的微风里弱舞。夜色中难辨她的模样,也看不见一丝细线,却知道,有人牵引着她。

那纸鸢与牵着纸鸢的人,隔了多远?那看不见的细线,在慢慢地收轴,他们就越来越近,直到相聚。

两个人的缘分,是天注定的。有一丝细线,无形地牵引着,让他们渐渐有了联系,互相靠近,然后相聚。

再看那纸鸢,起起落落,恐怕是没有了那一丝细线的束缚,这才肆意起来,在夜空中醉舞,随风,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纸鸢的自由,让谁空牵一丝细线,久久无言失神?

那一丝细线,绞入了多少恩恩怨怨,绞入了多少是是非非,绞入了多少爱恨情仇,绞入了多少分离合聚?断了,就只留一场空,前缘,淡若无痕。

缘,是一时的缘,也是一世的缘。

那纸鸢跌跌撞撞,裙裾勾落在一颗枯树上,动弹不得。也许,这会是她永恒的依靠。

陌路,可能是一种归宿。

她飞得太远,飞得太累,她曾经历风霜雨雪,她曾经历电闪雷鸣。她的红尘寻缘路上,让自己支离破碎,让自己遍体鳞伤。

她想念那丝细线,她想念线那头的人,他从未让她受伤。

是谁,不辞辛苦地寻到那纸鸢,疼惜地为她缝补如初,不怨她,不恨她,重新为她系上那一丝细线,任她飞舞。

只是与从前不同的是,她再也不会任性,再也不会离开。而他,会紧紧地将那细线握在手里。

一线纸鸢,一世尘缘。我将你握住,再也不(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会松手。即使那细线断开,我会追,追到你在的地方,无论多远。

一直一直,仰望你。

(原创作者:淅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