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木槿花开开几许

你喜爱的木槿花已经开的绚烂,青梅的茶已经煮好,倾城舞已经在心间辗转跳跃无数次,我等的少年啊,你也该归来了。

题记

《轮回,只为遇见你》

烟雨缥缈,撑一把油纸伞,守在你离别的路口,痴痴地张望。相思的渡口,摆渡的人已经离去,始终不肯放下执念,苦苦地等待。风吹柳梢,柳打雨伞,记忆,也在伞下摇晃。

谁的琴弦弹出千千结?谁的笔画勾勒出心心念?又是谁满脸霜华掉进回忆的流年?风雨无阻红尘游,载不动是悲愁。花间欢笑几时有,剪不断是往昔。何时才能斜倚夕阳把朝阳等,眼中只有风华

若百世孤寂换来一场轮回的相遇,你可愿否?梦魇的声音,成全了心中的执念。宿命翻转的那一刻,只为与你遇见,共续前缘。

木槿花,朝开暮落,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事经沧桑,繁华更替,它依然坚持地开着,温柔地开着,一如我们孩提时。

此时,花开正艳。着一身素白的裙,依然守候在你必经的路。看见你硬朗的面容再次出现在眼前时,微微勾了嘴角。只需一眼,哪怕百世未见,我依然能够一眼就认出你。心,无波无澜,若爱,已然成了一种习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在于心。若爱,已经成了一种自然,无需言语与姿态,都是眼底的惊鸿。若爱,已经深入骨髓,经历了波澜、纷扰、甜蜜,只剩温柔的坚持。

慢慢地靠近你,温柔地笑。

看你冷漠中带着迷茫的表情,心中窃窃地笑,如此熟悉地笑容是否让你痴迷了呢?你说,喜欢我这样的笑,像木槿花开,热烈不失温柔。哪怕经历轮回,我知道,不会变。在你失神的刹那,将手中的骰子放入你手中,转身潇洒离开。即便不回头,我也能想象的出你深锁的眉眼,一直盯着我离去的身影,嘴唇紧抿,手中的骰子轻了又放,放了又轻。

若人生只如初见,我定不负相思意,让这入骨相思伴你一生。这,只是开始

《花开迷相思,相思入禅房》

疏影横斜浅碧池,花香袭来知木槿。少年该回来了吧。

转朱阁,对镜贴花黄,踌躇不知画眉深几许,少年不知道何时低眉垂首观看许久,见此,自己动手给女子画起来,描眉,对于少年来说,已经驾熟就轻。女子颔首微笑,如木槿花开绚烂。少年兴起,在眉间朱砂处,用胭脂临摹了一朵木槿花,那娇羞的容颜,那如花的笑容,堪比远处灯火阑珊处的曼妙。

轻执手,两相望。少年俊朗的面庞是岁月沉淀后的成熟魅力,不再似年少时的青涩,霸道宣称:一池春水碧波漾,舞一曲倾城舞吧。

女子睁着一双水灵的眼睛,信誓旦旦地说:倾城舞,舞一生,一生只为一人,你可承受的住?

男子爽朗的笑声在夜间回荡,不负韶华不负卿!

女子颔首起唇:你有你的君临天下,我有我的长安故里,若不可两全,这倾城舞不看也罢。

一曲相思,唱给花儿听,青梅的茶,煮给了自己喝。轻敲思念的门,让思绪在其中百转千回,找不到归途,索性开一道禅房,将每日的一缕相思反复念诵,念到刻骨是折磨,念到无味是清欢,念到自然是禅。

直到那日,少年披荆斩棘、踏尘归来,将染血的画送到她手中,画上是大片大片的木槿花,开的魂丽,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少女躺在花海中,轻轻执起一朵玫瑰红的木槿花,在指间把玩。回眸的一瞬间,眸底清洁雅润,嘴角是清淡的浅笑。

少年倒在她的怀里笑,痴痴地说,我从未想过君临天下,只为与青梅在花间沉醉,醉在她的倾城舞里,醉在她雅洁的笑容里,或者像现在这样,醉在她的怀里,不复醒

最终,倾城舞,舞落了一生的思量,舞尽了一世的繁华。可,看舞的人已经不复醒了,另辟的禅房,成为了这一生的救赎,也成为了这一生的画地为牢。

《莫问花开开几许,哭着向暖》

若百世孤寂换来一场轮回的相遇,你可愿否?自然是愿意的,若来世,定不负你的誓言,我的相思。即便你已经忘却前世,我依然愿意寻你,这次,不会错过相思的渡船,哪怕,由我来掌舵。

风吵醒了思念,落在我的眉间、心上,我带着前世的记忆,势必以霸道的姿态融入你今生的生活。

一次一次在你经过的路口,站成花开的姿态,与你邂逅,每次送你一颗骰子。在木槿花开的地方,为你跳倾城舞,不言前世的因果与誓言,不说花开开几许,只问: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直到那天,你拿着所有的骰子,串成了我们相遇的项链,100颗骰子,你说,嫁我可好?当然好,100次的故意遇见,百世的孤寂,百世的轮回,第100次后的欲擒故纵,终于,等到了春暖花开!

泪,终于宣泄而出,我以为已经干了泪腺,不在哭泣,即便你离开时,我也未曾掉一滴泪,即便知道当时你要的天下,不过是为了童年一句 母仪天下 ,也不曾哭。如今真好!能哭着向暖,原来也是一种极致的幸福

倾城舞,舞一生,一生只为你,舞尽相思与繁华

(原创作者:潇然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