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词殇

一本泛黄的旧书,装着曾经的沧海,闲置于时光的尘埃深处,静静的将故事掩埋。春来,无芽,夏至,不翠,未曾想,却在萧瑟秋风中,一页页的相思又被温柔的翻起,指尖滑过素笺,依稀,岚雾徜徉的林间幽径,黄叶题诗香满袖,碧溪鸣和流韵幽。你,一袭青衣,飘逸如斯,淡烟轻笼之中,似即若离,蹁跹的落叶在你身后漫舞着离愁依依,暮色中渐行渐远,唯美成,我一生无法走进的风景。

倚于秋的肩,聆听时光的呼吸,那秋叶 沙沙 的喘息,那远雁鸣空的凄切,那瘦骨嶙峋的山水唠叨,那萧瑟的秋风在耳畔呢喃软语,是了,秋光日渐老去,当初那一叶飘落,惊破一池秋水的震撼,在患得患失,忧忧戚戚的怅惘中熟视无睹了,终究,做不成低眉垂首、情淡如菊的优雅女子,一弯瘦月,勾动了谁的心弦,一瓣残香,憔悴了谁的幽梦?

万丈红尘,何处招惹闲愁幽恨?寻寻觅觅,季节转角处,一枝不该绽放的苦楝花,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生春色谁为主?叹芳华,终抵不过朝来寒雨晚来风。斜阳衰草冷,陌上立纤影,飒飒秋声难为听,且铺一笺碧空万顷,书一怀雁过秋清,许我,燃半山落叶,舀一江秋水,煮字疗伤。

曾几何时,剪影西窗,素手研墨,翠袖盈香,清浅的流年里,写着清浅的文字,寻常的一剪云一溪月,便是我眼中绝美的风景。挽一帘幽梦,轻挂在月亮之上,让桂花的清香旖旎着无穷的遐想,携一份情怀,徜徉在诗词的云崖水畔,让四季的风情,妖娆着每一瞬间的感动,握时光的暖,盈尘世的香,于平平仄仄的韵律中,缓缓释放,心灵,在这片净土里静静栖息。红尘一隅,守着朝云晚霞,数着琐碎柴米,独自清欢,与人无扰,原想,就这样,甚好!然而,你来了!

乘一缕唐时长风,披一身宋朝烟雨,辗转千里,携着前世的宿缘,叩响我惹了铜绿的门环,也许,和着风声雨声,那门环的声响只是我的幻觉,你只不过借我的一方矮檐避避雨,抖落行囊里的陈年孤独。而我,隔着一扇幽窗,隔着一帘氤氲的烟雨,隔着前世今生的一碗孟婆汤,朦胧中,恍惚中,你一袭青衫裹着不可言说的沧桑, 古来圣贤皆寂寞 啊!一阵揪心的疼,那身影,便瞬间盘踞在我的心底,挥之不去。

有些情感,终究无法替代,有些遇见,注定惊鸿一瞥,有些戏剧,只是独自演绎。

与清词雅韵缠绵的日子,我不远千里,撷几叶江南烟柳,细描文字的黛眉,不惧山险,掬一捧深涧清泉,轻荡文字的秋波,不辞踏雪千山,寻一朵暗香浮动的梅魂,淡抹文字颊畔的盎然春色。 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欲问行人去哪边?媚眼盈盈处 。

为你,我在婉约的词章里展尽欢颜,衣袂飘然,循着平平仄仄的旋律,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如此种种,皆因你说的一句话 我擅长穿越!小心有一天我会穿越到你的梦中来。 我的梦境,可是你留恋的风景?一句话,一处景,几载情?我天天衔文字的种子,植一方绿荫,种半亩花田,俢篱,修心,养花,养性,只为等你,穿越我的梦境。

季节轮回,岁月堪惊。缘份的天空,那一眸擦肩,比白云投影在一轮波心还要偶然,比夏夜昙花一现还要短暂。终于,你踏月而来,在我梦中起舞弄清影,我却无法乘风而去,与你一曲 高山流水 情,红尘路上,多少情浅浅遇深深藏?多少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又有多少痴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也许,最好的情感,是略带怅惘的追忆。

宋词的哀愁与旖旎,奢华地装饰了我的窗,你的身影又奢华地装饰了我的梦,待到笙歌散尽,繁华落幕,才惊觉,原来都是月亮惹的祸,影子与我,自编自演这一场独角戏,秋夜未央,幽窗已凉,犹听远山落叶声声哀唱,无序,无题,如乱了韵脚的一阕残章,缘起于词,缘灭于词。 凄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是贪点儿依赖贪点儿爱 林花谢了,连心也埋 。黄莺莺的一曲 葬心 ,悱恻哀怨,一遍又一遍萦绕于耳,萦绕于心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词于我,或者说,这一段情缘于我,就像风雨中摇曳的楚楚可怜的海棠花,你的玉骨冰肌太脆弱,一种让人跺着脚,悬着心,想保护又措手不及的美。别了,缱绻了千百年的婉约词韵,一瓣半枯的诗心,何以焕发生机?此去经年,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季,叶落,词殇。

(原创作者:烟锁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