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落红,许我做一次秋天的青衣

一棵树的叶子开始落下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空气中那么多的尘埃,看着它们在一些脉络间隙渐渐被驱散,蓦然间才发现,原来走着走着就和一片片落叶崔然相遇了。还来不及换下的衬衫显然已经不合时宜,尤其是在安静的清晨,一个人走在上班路上,冷冷清秋的气息总会越来越浓,时常会叫人无端生出悲叹来。

时光真的就像一把刀,阔斧砍下去,它所改变的果真是这个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宇宙,冷风未尽,寒霜已经在一次次的交替中抵达到了雨落枫红的境地,被蒙上水汽的磨砂玻璃窗永远都是一片浓雾的样子,每天困屯在这个沉寂而又嘈杂的小城里,模糊的视线和压抑的呼吸永(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远都是每天都得进行着的不老传奇,翻过秋天的山岭,迎头前来的又究竟该是什么?

我一直以为,秋天里的每一场雨水都是这世上最残忍的破坏之王,在山林或马路边走着的时候,满眼都是被风吹落的叶子,仲秋接近尾声的讯号往往也就是在这些落叶里蔓延开来的。一片片树叶还没来得及变成金黄就被雨水打落在地上,顷刻间便被冷漠的行人踩得叶脉分离,这样的摧残似乎就是一场融进了薄冰的水难,若是没有那些雨水,满眼黄的灿烂,或是一地落红,那该多好。

寒流来袭,雨水终是挡不住的,该来的一定是要来的,树和树叶的劫难即将上演,自然的法条容不得每一个生灵面对着它前来叫嚣,即便吸入胸腔的空气里依然冲刺着草质纤维被腐蚀后的味道,每一个人在这样的水汽或尘埃中往往也只好逆来顺受着罢了。当面对一场雨的时候,又能怎样呢?唯有轻咳几声,然后再自顾自地竖起衣领往前走

这个小城该到了一年之中最萧瑟的时候,滨河路和城区最主要的几个街道上像变戏法似的,突然就多出了几个公交站牌,裸露空旷的玻璃橱窗上轮换播出着被放大的 正能量 标语,事实上,在这些新兴事物的表面,让人看到最多的往往是一些比现实更贻笑大方的东西,没有公交车出没的街道上,这些孤立的风景,若不像一个个被包装后的小丑,又像什么呢?

秋天的这里,是没有任何生机的,除了被人为导演的现象之外,到处都还是冷冰冰的苍白,黑白色调的空楼内外游弋着一颗颗同样走向暮秋的心脏,唯有在这些玻璃幕墙的映射下,才能隐约地显现出一个个单薄的躯壳,而那些影子多半是扭曲着的,一眼望去,无论怎样都是大煞风景的窘相。

一场雨里的现实,就像落叶被融进了泥泞,这些并不只是被填塞了讥讽的暗黑故事,透过斑驳的光影,这里全部都是璀璨的现实。当人或是草木依旧在一个前行的季节里寻找时光的时候,往往都会不自觉地就在某些剧情中就被演绎成了那么多不变和多变的角色。面对善变的时空,当每一个人都在一片片叶脉中匍匐或挣扎的时候,也唯有一次次以过客的身份来悄悄旁观他人的战败,同时也默默等待着自己终场。

片片落叶就这样被雨水融化成了岁月之殇,草木举棋不定的命运也就此一梦不醒。在深秋的巷道里游走,幻生幻灭的东西其实真的很多,每天都在上演着木偶戏的这座城市里,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那么多的无奈中幻生幻灭,比想象可怕的是现实,比现实可怕的欲望,如今却因外界太过于嘈杂,谁都不可能轻易地安稳睡下。

终日未散,蜷缩在四周飘散着落叶的房子里,终归是有些冷了。我想,再过几日,等到果真入冬的时候,就一定会暖起来的。若是雨水真的就要来了,落红已然不再,请许我做一次秋天的青衣吧?若真是那样,可否许我朝着北方以北和南方以南的那片疆域,和所有一心向善的你们一同念起那些暖到心冷的唱词: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原创作者:赤道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