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盏花眠

孤影瑟瑟,斜阳染了眉心的一点,远山隐隐相望。细听风窃窃,掠过发梢的清凉。信手拈来书中的词章,和着锦瑟之声,散播在西窗的眸里,勾勒出一幅秋韵的水湄。就像此刻的心情,安闲中微喜微愁,忍不住执笔写下几行小字,算是点缀生活的色调。

我是极喜欢写字的,尽管写的不好。黑色的撇捺落在白纸上,歪歪斜斜,却也素雅大方。当然,素雅大方不是我写出来的,而是白纸黑墨相兼,散发出来的韵致。

借着字里情愫的延绵,有些得寸进尺,将一些与光阴纠缠的情感,如数断句残章,一一列在句点的末央。瞬间的情绪,就像此刻秋天的素颜,一半明媚,一半忧伤。风,将叶落纷飞的秋山,点染些斑驳的红。即使短暂的红晕欢颜凋零后,留下的是长长的清寂,也不为此后悔。因为,只想将这烟火之外的一点点欢喜,守候到地老天荒。

偶尔会和几个不知名姓的朋友,在闲暇的时光里,隔着万里之遥,对着荧屏,戏说文字。朋友倒是侃侃而谈,犹如滔滔流水,绵绵不绝。而我总是寥寥数语,随之便是附和着静静聆听,日子也便在懒散中过的有些颓。隔着玻璃看窗外的夕阳缓沉,突然有些沉迷于这半散半颓的每一寸光阴,也许,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生活,足以活到终老。

季节的风,一缕一缕,染了视线里的青,那一簇一簇的黄,一点一点的红,慢慢晕染开来,将我的生活也添上了些许惆怅的色。有时极不耐烦,有时又美到极致。在词章里,我已身处红尘烟岚,而在现实中,我已离红尘渐远。所以,心是孤寂的。就像秋夜的新月和几朵凋零的秋花,随风曳曳。而人,已经徘徊于月露华冷的风影里。即使能赶在日落前爬上秋山的顶端,终还是望不尽漫漫的天(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涯路。

有时候人是执着的,只要自己认定的东西,无论欢喜,还是悲伤,都会一意孤行下去。无论旁人怎么说,要的只是独自的芬芳快乐与沉溺,就像自己写自己的字一样。而我笔下的字,就是心中生长的藤蔓,爬上寂静的窗,张望未途的景。

墨里飞花寻往昔,而那往昔,往往都是不舍得旧光阴!

层层叠叠的光阴,折叠成篇篇融于烟火的字。这些年,我一如既往的写字,也只是娱人娱己而已。为了在窄小的空间,腾出个地儿,将风和日暖、春聚秋散,在笔下开出浅笑的安然和闲静。

我是喜欢静的人,如是而已。比如人群喧嚣街道处的心静,夜里有窸窸窣窣虫鸣的宁静。又比如深谷溪涧的幽静,荒无人烟的僻静。只有在静中,我才能纸上种花,相安无扰。虽然多年以前的一段小字,毫无预兆的一语成谶,让我的人生有过一段悔恨的伤痕,但终也还是得文字的叮嘱、岁月的化解,渐渐散于天际。

所以,我的心是感激的,哪怕这一路的风尘曾将我埋没。

光阴辗转,陌上花已向晚,多少传奇的故事已在光阴的笔下说到老去。唯独与文字铸成的相守,无论是在潦倒的逆境,还是在平坦的顺境,只要相握时,总是相依相暖。

深秋赶在了十月,看过蓝天白云的洁净,听过山前流水的清宁,直到烟霞染醉了黄昏。再温一壶半盏花眠的光阴,将曾经的聚散离合写入文字,无论浅喜还是深愁,只要赶在人生凋零的时刻,无悔,就好!

(原创作者:凌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