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现实——《月亮与六便士》读后感2000字

前段时间看了很多电影,把豆瓣前250排行榜,看完了差不多三分之二。但没写几个影评,我觉得既然花了时间去看,就得产出点什么东西来,不然感觉那些看过的东西都白看了,只是浪费时间。

我希望通过输出倒逼输入,功利就功利吧。这两天把《月亮与六便士》书看完了,所以我强迫自己写点什么出来。

有人说,这本书是描写理想生活与现实的,六便士就是钱,而月亮就代表理想。看过这本书后,我觉得这本书就是在描写斯里特克兰(以下简称斯里)这个人物性格和他的生活。

书中出现几部分生活场景和几个人物都是在衬托斯里特克兰这个人,特别是书籍的后面,直接通过其他人的回忆来描写斯里这个人。

先前的斯里是个证券交易员,有老婆也有孩子,四十几岁,安分守己,不善言辞,她的老婆喜欢结交作家名人等,总是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即使在吃饭的时候,斯里也只是礼貌性的跟客人问候几句,然后就不说话了,可以说是个无趣的老实人,不起眼。

有一天,他突然心血来潮决定离开家去巴黎画画,就这样抛妻弃子,而且没有任何的留恋,很难想象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以前只是偶尔画画,而且家庭幸福美满,就这样决然的离开了。

不知道斯里是不是之前就是个一直没有物欲想追求理想的人,书中没有太多的描述,但自从他去巴黎画画后,就对物质生活非常淡了。

他在巴黎的租了一间破旧的小阁楼,房间很小,全部的家当可能就一张床及绘画材料这些,而且身上也没什么钱,每天就吃点面包、牛奶、水这些,有时候连面包也吃不起,就去外面找点杂货干,但基本就是一些零散的活,反正就是一直都很穷。

但他对这些物质生活完全没在意,他只是专注他的画画,甚至对周边的生活也完全不留意。他在巴黎认识了一个画家朋友叫德克,应该说是德克认识了斯里这个人,德克是个老好人,很多人都欺负他的老实。

但德克对画画作品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虽然自己的画的跟屎一样,但他有一次看到斯里的作品后,就觉得斯里是天才,以后肯定会出名。

斯里很少把自己的作品给别人看,甚至连没钱的时候都不愿意把画卖给别人,他有时候把作品完成后就毁掉,他毫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画的看法,他就是这样的自我,只在乎自己的世界。

有一次,斯里找德克借钱,借完后德克拿出自己的画给斯里看,但斯里连瞥一眼都没有就直接走人了,可以说是非常无理了,但他就是这么自私,从来不关心他人。

甚至连照顾自己都不会,有一次,他没钱吃饭,饿了一个星期多,而且生病了,发高烧,枯瘦如柴,躺在床上就快死了,德克找到他,德克觉得这样的天才潜力股死了会很可惜,说要照顾他,但他还用仅有的一点力气骂着德克,但德克没在意,他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

德克把斯里接到自己家照顾,照顾了好几个月,德克的家里还有他老婆也一起帮忙照顾,不知道是照看的斯里的时候日久生情还是咋的,德克的老婆既然爱上了斯里,说要跟斯里一起生活。

德克惊讶了,其实德克非常爱他的老婆,他对老婆说,斯里这么穷,你跟斯里在一起会饿死的,但他老婆说没关系,我会照顾斯里的。

然后德克对斯里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勾引我老婆,但斯里说,是她自己的想法,跟他没关系,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的确,德克了解斯里,他对身边的一切都无所谓,即使女人也一样。

但德克就是个老好人,他提出自己离开家,让斯里和他老婆留下来。

斯里对这些都不为所动,他还是自顾的画画,德克的老婆可能完全没有想象到,斯里会冷漠到如此地步,即使她脱光衣服,在他面前也只是个裸体模特,跟他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德克老婆感到非常绝望,于是她自杀了。

斯里曾经说过一段话:

“我不需要爱情。我没有时间搞恋爱。这是人性的弱点。我是个男人,有时候我需要一个女性。但是一旦我的情欲得到了满足,我就准备做别的事了。我无法克服自己的欲望,我恨它,它囚禁着我的精神。

我希望将来能有一天,我会不再受欲望的支配,不再受任何阻碍地全心投到我的工作上去。因为女人除了谈情说爱不会干别的,所以她们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简直到了可笑的地步。她们还想说服我们,叫我们也相信人的全部生活就是爱情。

实际上爱情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我只懂得情欲。这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女人是我享乐的工具,我对她们提出什么事业的助手、生活的伴侣这些要求非常讨厌。”

作者在书中,也对斯里做了这样的描述:

性的饥渴在斯里身上占的地位很小,很不重要,或毋宁说,叫他感到嫌恶,他的灵魂追求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有时欲念把他抓住,逼得他纵情狂欢一阵,但对这种剥夺了他宁静自持的本能他是非常厌恶的,他甚至厌恶他在淫逸放纵中那必不可少的伴侣,在他重新控制住自己以后,看到那个他发泄情欲的女人,他甚至会不寒而栗。他的思想这时会平静地飘浮在九天之上,对那个女人感到又嫌恶又可怕,也许那感觉就像一只翩翩飞舞于花丛中的蝴蝶,见到它胜利地蜕身出来的肮脏蛹壳一样。

斯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物欲,追求灵魂自由的人。

后来斯里也还是一直很穷,颠沛流离,他后面阴差阳错去了一个小岛,他感觉在那里找到了灵魂的归宿,他安定了下来,专注自己的画画,直到他死。

期间,他在这座小岛上也娶了个老婆,而且还生了孩子,他的老婆也是主动爱上斯里的,通过酒店一个老板的撮合,斯里没有拒绝,也许后面他感觉到有个安稳的家对他来说可以更专注于自己的创作(这只是我的猜测)。

斯里在最后的几年,得了麻风病,即使他知道医生说这种病没有几年存活了,也还是非常的平静,他一直专注自己的画画,后面他把自己的房间整个都变成了壁画。

有一次医生去看望他,看到那壁画很完全震惊了,他无法形容那样的一幅画,他置身于那副画下,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又不是恐惧,他无法想象那种感觉,一种超脱的震撼的,就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是一幅创世之作。

但斯里吩咐他老婆,在他死后,把这座壁画烧了。 (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