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记忆——《复活》读后感1000字

《复活》这部世界名著我早就想阅读了,但是一直没空,如今终于有了机会汲取这本书中的营养!

“喀秋莎与玛丝洛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却又是同一个人,喀秋莎置之死地而后生,成为玛丝洛娃,可骨子里的善良终究是没变,大多数时候的我们也一样,拼命地想成为另一个样子,可终究还是摆脱不了最初的自己,因为骨子里的东西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这段话是前阵子蜗牛翻以前写的微博发现的,只能想起来是看过某本书后写的感慨,可是具体是哪本书,什么时候看的却是完全没有印象。没办法只能求助百度了,搜索结果显示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可除了微博里这一小段感慨,蜗牛脑袋里对这本书的记忆几乎是空白。于是便又重读了一遍······

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对一本书的解读也会变得不一样,曾经看这本书大概只读到了玛丝洛娃由死刑到流放的复活,只顾着同情女主人公的凄惨遭遇了。而今再读,发现复活的何止是玛丝洛娃自己呢,简直是涅赫留多夫自我灵魂救赎之路的所见所闻,甚至是俄国政治的新旧更替阶段的现状。

其实涅赫留多夫骨子里也是善良的,即使他做过对不起玛丝洛娃的事,也曾试图说服自己自己的血统高于他人,所以过了一段奢靡的生活,可是他自己并不觉得好过,终究还是没能骗过自己的内心。

涅赫留多夫是一个感性的人,在自我救赎的道路上,遇到很多阻力使他痛苦。

曾经要好的同学,多年之后再见,发现他已然变得陌生,甚至成为自己所讨厌的一类人。这种痛苦相信不会是涅赫留多夫一个人遇到的,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吧。曾经熟悉的人,渐渐变的陌生······

从小到大十分信任的姐姐,即使她还是她,可是毕竟生活环境不同了,接触的少了,思想上也没有了当初那么多交集。似乎也变得没有了当初的无话不谈、亲密无间。蜗牛对这种痛苦感同身受,小时候蜗牛经历过种种不好的事情,依然没有变的极端或是自闭大概也是得益于弟弟的依赖,弟弟小时候总是喜欢粘着蜗牛,不管蜗牛怎么对他,他都是跟屁虫般不离不弃,渐渐长大后我们依然是无话不谈,喜好也相似,直到弟弟上大学后,我们交流少了,他经历的是我所不曾经历的,蜗牛觉得似乎弟弟正在和自己渐行渐远,却无力抵挡这种变化,可不管怎么变化,弟弟永远是蜗牛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书中写”要不是涅赫留多夫有意赎罪,改正错误,他永远也不会感到自己罪孽深重”“一般人都会认为小偷、妓女、凶手、间谍会承认自己的职业很坏,会为这种职业感到羞愧,情况却完全相反”的确,当一个人只存在于自己的圈子里,不去接触外面的世界,谁又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有问题呢?

“承认了自己的卑劣,虽然有点难受,同时却也感到快慰”大概最难得地方不是改变本身,而是承认自己以往的错误吧。 (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