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那心的家园——《瓦尔登湖》读后感

凝望那心的家园——读瓦尔登湖有感心得体会

心藏湖泊,一起听大自然的声音

缪尔说过:“走向外界,我发现,其实是走向内心。”这可视为梭罗于瓦尔登湖湖畔独居时的内心独白。他提起斧头,在树木蓊郁的湖畔为自己建造起栖身的木屋,他把心灵高挂在世外桃源不染纤尘的枝头,修身养性,感受自然的纯净,一年四季,在生命成长与凋零中,梭罗剔除生活的繁文缛节,随着自然一同呼吸,回归心灵的本真与纯净。

《瓦尔登湖》是本自然之书,书里装着森林、湖泊,还有林中的动物;也是一本日记,记载了湖畔的春夏秋冬。清晨即起,迎着明亮的晨光,伴着林间拂过的徐徐清风,在林木茂密的小径上,默默看着两只蚂蚁在争斗;或是在明亮而又深绿的湖上,轻摇小舟,惊起白翅鸥鸟,挥洒钓线漾起点点涟漪,将漂浮的思绪抛洒进清澈深邃的湖水中……春日,他静听冰湖隆隆作响,渐渐开冻,等候百鸟,万物复苏;夏季。他整日在豆田中劳作,“带月荷锄归”,在泥土的芬芳中感受大地的力量;秋时,他在瑟瑟秋风中看落叶蹁跹而下,在透明无垢的湖面上铺开;冬天,他缓步于如水般晶莹剔透的冰面上,看着皑皑白雪勾勒出湖边幽径。“如谷之歌,扎根土里。与风共存,与种子越冬,与鸟歌颂。”

“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凌乱地散步着破碎的森林”,“这里成了一个虹光的湖泊,片刻之间,我生活得像一只海豚”,“这一面镜子,石子敲不破它,它的水银永远擦不掉,它的外表的装饰,大自然经常地在那里弥补。”梭罗笔下的自然美的惊心动魄。慢慢品味这本书,会发现,字里行间都洋溢着梭罗对瓦尔登湖的热爱,对山林的热爱,对大自然的热爱。瓦尔登湖是他的庇护者,大自然是他无穷无尽的良友,于是梭罗写道“到了这里,他们填充着的小房屋是,不寻求那些本来就没有的娱乐;休息好比宴席,一切听其自然,最高贵的心灵,最能满足自满。”“我隐居在树林,因为我希望活得从容”,一泓碧水将他身心的浊气涤荡尽,坦荡如赤子,让他放空内心,思考哲学,给他保持纯净的力量。正黄昏,云朵暖暖地凝着,泛着夕阳的色彩,山坡下一片湖水正兀自地蓝,低低掠过水面的是几只白鸥,深深伏在湖底的是古树的根节——这,不就恰是瓦尔登湖吗?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

“无论两条腿怎么努力,也不能使两颗心灵更改接近”,偶然而至的访客是他冷眼审视尘世的一扇窗,心灵有意识的努力与思索,自然不可描写的纯洁与恩惠才是他真正的佳邻。无人为伴,此心天地同,在碧蓝澄澈的湖水中,翻滚的不只是梭罗的躯体,还有鲜活丰盈的思想,思想的尽头是神圣的神秘,拓开了宇宙空间,又化成独立自由之箭,只在此湖畔,飘逸不知处。那个时代,是风起云涌的工业革命时代,当各类吊车马不停蹄的建起越来越高等娥摩天大楼,人们一窝峰地离开耕地,涌进城市,生态环境遭到了肆意的破坏,梭罗被人们视为异类,远离朋友、亲人,离开工业社会,走向田园,走向瓦尔登湖,因为他觉得,远离世俗的时光是抛却外在束缚获得丰富内心的自我修炼时光。克莱尔麦克福尔《摆渡人》中有“假如说人生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我觉得梭罗就是瓦尔登湖的摆渡人,近乎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给予这位哲学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荒地里,奋力挥动着开荒锄,-就像安泰一样获得了力量,他在湖边,享受着孤独与寂静,像一棵树,不妨碍他人生长,它孤独的站立着,有些青苔从树枝上垂下来,发出许多苍绿黝碧的、快乐的叶子。

周国平在《爱与孤独》一书中写道“孤独是爱的最意味深长的赠品,受此赠礼的人从此学会爱自己,也学会理解别的孤独的灵魂和深藏于它们之中的深邃的爱,从而为自己建立了一个珍贵的精神世界。”梭罗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孤独境遇的——“我并不比湖中高声大笑的潜水鸟更孤独,我并不比瓦尔登湖更孤独……我并不比一朵毛蕊花或牧场中的一朵蒲公英更寂寞,我不比一张豆叶,一枝醡酱草,或一只马蝇,或一只大黄蜂更孤独。我不比密尔溪,或新屋中的第一只蜘蛛更寂寞”,梭罗沉浸在自我世界,他在瓦尔登湖建立的不止是一间供其居住的木屋,也是他精神栖居的家园,一个人的生活终究是孤独,但是在梭罗看来,孤独是一种享受,怀着一颗向往大自然生活的心,宁静的踏上了这段洗涤心灵的道路,,而在这个被世人称为“神的一滴”的瓦尔登湖的土地上,他坦然的在空间里,孤独的在思想中,享受着这一切外人所不理解的美好,孤独不但没有让他变得闭目塞听,相反,他的生命变得更加圆融通达。

无论是世界的另一端,不同时空下,“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阜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的陶渊明,还是梭罗笔下那愿以血肉拥抱自然的纯真的炙烈之情,都是返璞归真思想的结晶,他们似乎拥有共同的共识——精神的贫瘠远比肉身的贫瘠更可怖。梭罗如是说,他灵魂的必需品,大概是璞玉般的湖水,繁茂的森林,是智者的文字,是思维的深邃,是内心的宁静……他将在利欲中熏烤过的灵魂摇曳到湖畔,捧一鞠清洌的湖水洗涤去残留的尘垢。任世界喧嚣直上,淡然独守一份古井无波的安恬平静,他的一生是如此简单而馥郁,又如此之孤独而芬芳,他一个人,一支笔,为我们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他曾说,他恰逢其时、恰逢其地地诞生在了麻省的康城;我却说,麻省的康城恰逢其时、恰逢其地地孕育了这位孤独的思想者——梭罗。

找寻自己的瓦尔登湖

我感念梭罗带给我的点滴启悟,惊喜于他带给我思想的碰撞,更钦羡他质朴的生活和自由的灵魂,一个人,一泊湖,只为寻得那一份宁静。梭罗写道“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得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简单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有时越简单越是撩人心弦,为我们展现最和谐的生活状态,在自然的安谧中寻找生命最本真的状态。在这熙熙攘攘,为名利往来的世界,面对纷繁复杂、光怪陆离的众多诱惑,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方寸之地,寻找世界上最诗意的生活。人生的长度长不过春夏秋冬,前行的脚步,追不上四季的辗转,偶然让时光慢下来,在“轻罗小扇扑流萤”的乞巧之夜细赏寒凉之水的夜色,或是在院落里种下一棵核桃树,期待满树滚圆滚圆青绿青绿的核桃。卸下沉重的背包,摘下厚实的面具,停下奔波不停的步伐,揉揉麻木干涩的双眼,与己相承欢,与灵魂相遇,清水涤心,文字取暖,用花开花落的般若,轻描淡写的随遇而安,不妖不媚,不张不扬,恬淡素雅,以一世遗世孤立的清凉,让心在时光深处,静静聆听。

丰子恺先生曾说“这个世界是有心人的世界”对于每个人来说,脚下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或许无法远行,但心却可以安放。生活至境,不在花红柳绿的锦簇中,而在于宁静时一份心清的气息,今夜坐在魂与梦的边缘,一丝清风迎面,带着泥土的芬芳,敲开宇宙的心门,打开蓝天的幕,划开银河的波看布满璀璨的星子,尽情释放自己的灵魂,心若静水,远离尘俗,从此会有一片湖在我内心里泛着涟漪,我泛舟其上,静坐,垂一根钓竿,钓一汪倒影。

(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