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读后感1800字

三体读后感1800字

大刘对人类是绝望的。

叶文洁伊文斯章北海维德把自己当神,肩负毁灭或拯救人类的重任。罗辑云天明是半人半神,罗因对妻女的爱,而愿意守护地球;云因对程心的爱而愿意拯救人类。程心就是个普通人。

人类是什么样呢?

他们选择程心做执剑人,因她有“大爱。”当程心未按发射开关导致三体入侵地球时,她被万人唾骂;

而三体星球被毁灭后,她又被奉为圣母。在威慑纪元,人们居然和三体人进入蜜月期,不去想进一步的解决方案;

而当“万有引力”号向宇宙发射引力波暴露三体及太阳系位置后,人们重返家园,在最长达157年的倒计时危机纪元里,开始怀疑黑暗森林理论,并未吸取被三体入侵及末日之战的教训;

人类对“青铜时代号”的审判,对“万有引力号”和“蓝色空间号”先奉为地球拯救者,再被唾骂为黑暗之船魔鬼之船。他们是如此短视自大健忘善变,出尔反尔。想象一下如果政府同意研发光速飞船,最后逃离太阳系时,会是怎样可怕的踩踏景象?而政府和公众反对研发光速飞船的理由是怕试运行留下的航迹会暴露给外星文明,他们不敢放手一搏。

毫无疑问程心犯了严重的错误,屡次因“爱”而犹疑不决错失良机,对黑暗森林缺乏客观清醒的认识,对未知的文明充满一厢情愿的妇人之仁。她是绝大部分人类的代表,就像婴儿初识世界,对谁都不设防,都是赤子之心,然而,“爱”也是需要实力的,实力相差太大严重失衡的“爱”会重重的伤害自己。

我不认为她爱的是虚幻的集体而不爱身边的人,看看她对AA和弗雷斯。她去劝说云天明安乐死时并不知道被赠送了星星,她也没有爱上云天明,就是普通同学关系,何来冷血之说?

章北海维德为了自己的目标能毫不犹豫地杀人,她只不过是劝绝症病人为人类去打入三体世界,我们读者以双重标准来看待这两件事,似并不妥。

大刘在《三体-死神永生》里着重塑造程心这个人物,可以理解成“爱能拯救人类,爱是终极答案”吗?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他在书里表达的,不仅是对人性的失望,也有对未知文明的恐惧。迄今我们的电影电视文艺作品所极力颂扬的,是“爱”,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答案。然而,在地球之外的浩瀚星空,“爱”实在太无力,太一厢情愿,人类与外星文明之间实力悬殊,彼此毫无信任,此时谈“爱”,我们有资格吗?

在地球文明的秩序被外来威胁打乱时,乌合之众的人性之恶暴露无遗。而我们的历史和宇宙相比几乎等于不存在,人类真如蹒跚学步的婴儿步入危机四伏的丛林。在实力悬殊的较量中,大刘描绘了罗辑章北海维德等硬汉,向往自由大胆行动,然而用“青铜时代”号上史耐德的话讲:当人类真正流落太空时,极权只需5分钟。

我一直怀疑三体世界中“人”活得是否幸福自由且有尊严;而当地球人为了生存可以猎杀人类其他飞船,可以吃人,而且变成极权体制下的一颗颗棋子时,这些活下来的,还是人吗?

为了人类整体的生存,维德可以枪杀执剑人的候选者,青铜时代蓝色空间可以向其他飞船开火,为了整体可以牺牲个人,再往下演绎,还会发生什么?谁有权决定他人的生死?请问有没有容易的答案?

大刘描绘的是一幅绝境,兽性尚存的章北海维德死了,人性未泯的程心被众多读者骂得狗血喷头体无完肤,程心的选择困境,是在外星文明灭绝太阳系威胁下的两难。虽然读者气愤她没有决绝地按下按钮,但她的妇人之仁只是让历史绕了个大弯,并未改变总体进程。最终她因为反对研制光速飞船并致使维德死亡而被读者憎恶到极点,但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决定,这是政界和公众的一致意见。

人们害怕招致打击,以为自己乖乖地缩着不威胁任何人,也就不会挨打,这是多么的一厢情愿和怯懦,人畜无害的婴儿,谁都能欺负啊!而维德的死,我认为可能是大刘对“兽性”派的否定,他其实也很困惑,到底谁能代表人类,谁又能拯救人类,程心或维德,抑或根本没有人能?

又有读者认为程心不配得到最后那样的结果,众人皆死唯她独活。其实活在内疚之中,比死还难过。罗辑虽然责怪了她,但还是很平和,而AA更是想方设法开解她。我们读者还是放过她吧,毕竟是作者创造出来的人物,不可太当真。骂也骂了,要是还不依不饶地认为结果太便宜了她,那可入戏太深了。

关于文学评论,欧丽娟老师在讲《红楼梦》时曾引用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所定义的:“哲学家-不笑,不哭,也不痛骂,而只是理解。”哲学家的境界,正应该是文学批评的境界,也就是读者的最高境界。这是从专业角度对200年前的经典的态度,我认为也是读者所要追求的理性阅读和思考的境界。

作为普通读者,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好恶和评判,我们的所思所感,其实是由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甚至宇宙观所引导的。在对作者的观点及创造的人物认同或反对时,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多问几个为什么。在卷入太深太情绪化时,时时提醒自己那三个“不”。 (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