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猛士

从小学五年级到阅读鲁迅的《少年飞跃的土壤》,到我高中时痴迷于寻找的鲁迅的所有作品,到师范大学中文系听张颜勇先生关于鲁迅的讲座,直到现在,我一直对鲁迅怀有最深切、最热烈和最真诚的钦佩和钦佩。鲁迅一直是我最崇拜和最钦佩的伟人之一。

我在内山万灶的回忆录中看到了鲁迅的一张照片。那双眼睛让我震惊。正如内山万灶所说,“那是一双非常清澈、锐利、充满温暖的眼睛”。鲁迅毫不犹豫地走进了中国历史。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奇迹。正如徐琳博士所说,以他不可思议的生活和精神历程,鲁迅“独自走进了中国文化和民族精神的最深处,在黑暗中践踏了每一根神经”他留下的足迹如此之深和清晰,以至于无论历史的浪潮冲刷我们的国家多少次,它都永远不会被抹去...鲁迅揭示了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现代精神历史,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的历史,在它的背后,总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刺穿了自己和民族的灵魂。正是这双痛苦的、绝望的、永不闭上的眼睛让我们回忆起自己的存在,就像突然从梦中醒来,把整个国家5000年的历史变成我们个人心灵的当代历史。"

我一直认为鲁迅先生是中国历史上精神世界中最伟大的战士。鲁迅先生一向不宽恕邪恶势力,“无人宽恕”。多年来,许多人诽谤鲁迅先生,说他没有宽容精神。它真的对着太阳吠叫,而且非常肤浅和荒谬。任何真正理解鲁迅先生的人都知道鲁迅先生有最宽容的精神,但这绝不是无原则的宽容。只要这个世界有力量和邪恶的力量,就一定有两种丑陋的艺术,奴才和谄媚。它必须要求我们反击,勇敢地战斗,向邪恶势力宣战。正如王先生所说,“只有杀戮才能生存,只有憎恨才能相爱”。这个世界需要同情和宽容。然而,没有原则和底线的同情和宽容必须是一个充满泪水的世界,没有原则和底线的宽容等于宽恕邪恶。当恶人掌权时,我们必须像鲁迅先生一样奋力拼搏,绝不做一个没有原则、盲目向他人屈服的软骨人。鲁迅先生总是容忍应该容忍的事情,总是为应该斗争的事情而斗争。正如一位文学朋友高度评价的那样,“鲁迅就是鲁迅。最有价值的是他骄傲的性格,他密切关注现实,参与现实,永远不会被黑暗势力压倒和收买。这指的是他的性格和文学。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鲁迅的作品呈现出一种苍凉、苍劲的美,万物在隆冬凋谢,一种血腥战争后的苦涩、高贵的美,有着坚强而发达的苦涩根源。反过来,它在苦难中取得的成就照亮了苦难并战胜了苦难。它完全消除了所谓文学的装腔作势和苍白。历史上所有被称为天才学者和轻佻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天才学者并以自己为荣,这是他们力所不及的。鲁迅穿越黑暗之光,是旧中国黎明时分一个沉重而耀眼的成就,是一段悲伤而不可磨灭的爱情,是一个饱受苦难、压迫和屈辱的民族发出的第一声虎吼,是一首经久不衰的龙吟,是真正文学的永恒先驱。”

鲁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士,也是最坚强的战士。他“看到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看到了现存的废墟和坟墓,记得所有深刻而长期的痛苦,直面所有由重叠沉积造成的血凝块,知道一切都死了,一切都将诞生,也不会诞生。”他看穿了大自然的把戏,他会起身让人类苏生,还是让人类消灭好人的创造者(杂草?在微弱的血液中)。

多年来,许多人,无论是出于肤浅还是别有用心,一直在诽谤鲁迅,并热衷于通过各种可能的手段发现鲁迅的“缺点”。这正是鲁迅为纪念孙中山所说的——“当一个士兵死去时,苍蝇首先发现他的缺点和伤疤,嗅着他,在军营里大喊大叫,认为他为自己感到骄傲,认为他比一个死去的士兵更英勇。事实上,从来没有人发现苍蝇的缺点和伤口。然而,有缺点的士兵总是士兵,完美的苍蝇总是苍蝇。(士兵与苍蝇)“鲁迅先生因为他耀眼的光芒而经常受到攻击和诽谤,这种光芒总是从世纪之交开始显示每个时代的小群体。

王先生说得好,有缺点的士兵永远是士兵,完美的苍蝇永远只是一只苍蝇。一只蚂蚁摇动一棵大树。太荒谬了。轻薄是文学的精髓。他们不会永远浪费河流和小溪。风先生,山高水长,如日本月经日,河岸边,微风霁月,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