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龙湾看海

一次与中国散文网的偶然相遇,便结下了不解之缘。第四届中国诗歌散文大会,近百名来自中国、澳洲和芬兰的作家齐聚天涯海角,切身感受海天一色的柔美和旷丽。

上午的阳光十分温暖,晴空万里,天上的白云,一丝丝,一缕缕的挂在空中,清晰得不含一丝杂质。三亚的海,一望无际,海水却不是想象中的湛蓝,浅绿色、粉绿色、深绿色、墨绿色,一层一层的泛着白沫翻卷过来,又翻滚开去,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想象。这就是被称之为“东方夏威夷”的亚龙湾,这里的沙滩被俄罗斯人称之为“最性感的沙滩”。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只有到了三亚,才会真实体会到这句千古绝句的意境和情怀,体会到三亚的好客和热情。黑珍珠一般的三亚姑娘说,海岛上的蚊子都是她养的,我们当然不信,但又不得不买她家的风油精;为了防止阳光灼伤,我还买了一顶很牛仔的毡帽,说好的是买一送一,数钱的时候那句话却成了姑娘一串清脆的笑声,没有一个人同时戴两顶毡帽的。

阳光、沙滩、海浪……我们在沙滩上慢慢行走,饱吸着令人心醉的海风,终于忍不住脱掉鞋子,光着脚踩进黄白相间沙堆里,感受那些沙粒的柔软和温柔。海浪跳跃着扑上岸来,又不断地融入海洋之中。把海滩的边缘,冲刷得明净而又澄澈。

因为海浪的拍打和冲刷,一堆堆、一簇簇为海洋而生的巨石,表面变得馒头一般的光滑浑圆,但却十分坚韧,哨兵一般地守护在原地,岿然不动。

内陆人见到海洋,总有千万种无法抑制的情怀,既感慨高大巍峨的大山,又叹服波澜壮阔的大海。同行的老师指着一块巨石和我逗趣:“你的别墅在哪里?我把这块大石给你送过去,可做镇宅之宝。”我开心大笑:“你可要说到做到。只要石头送到,别墅的产权我们一半一半。”

沙滩上巨石耸立,天涯石、海角石、日月石和“南天一柱”突兀其间,上有众多石刻。其中“海判南天”,为清代雍正年间崖州守备程哲所书,是天涯海角最早的石刻。

亚龙湾“天涯海角”闻名天下,只见两块巨石高约十几米,仰头望之,心潮起伏,一种无法抑制的激越和幻想伴随梦幻情怀款款而来。

“陪你到天涯海角,爱你到天荒地老。”这是现代人对爱情的誓言和见证,也是生命的颖悟和信念,会给心灵留下一段无法抹去的印记。在今天这么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也只有这样的石头,才会成为大海永远的守望。千万年过去,它们这份无言的契约,牵动着千千万万的倾慕之心,与日月同寿,与天地同辉。

此时海面千帆竞技,沙鸥飞翔,展现出一幅波澜壮阔的雄伟画面。

古代的三亚,荒凉僻远,人迹罕至,是名副其实的天之边缘,海之尽头,多有“逆子贰臣”流放于此。“天涯海角人求我,行到天涯不见人。”放眼看海,烟涛微茫,无边无际。“潮平两岸阔,天地一沙鸥!”因为历史的局限,无论是被朝廷流放的“乱臣贼子”还是官场失意的迁客骚人,皆把此处当做天的尽头。此时此刻,每一个被流放到此的人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孤独,怀着对天地的膜拜和敬畏之心,悟彻到个体生命如同草芥,何其渺小。大海茫茫,天地悠悠,人生苦短,何处才是尽头!

而今科技一日千里,早已穿越古人的思想,却又生出更多的怪像。据说内地的官场大亨对三亚趋之若鹜,却因诸多忌讳,偏偏不敢前往“天涯海角”。担心到达“天涯海角”便会到达道路的尽头,变得无路可走,葬送了官场前程。因此,来“天涯海角”者,皆“小民”也。

其实,小民之心向来淳朴,从来不度君子之腹。因为从此往南,还有南海诸岛,南海之外还有太平洋,地球之外还有太阳系、银河系和无限的宇宙星辰,天地之大,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何来尽头之说?所以,当今的每一个小民都会踏踏实实睡觉,扎扎实实干活,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欢声笑语,无忧无虑;而官场大佬们却一个个诚惶诚恐,一夜三惊,浏览一份红头文件就会担心的是不是纪检委的公文,听到马路上的脚步声就会担心是不是来了抓捕他的警察。

由此看来,还是当个单纯、淳朴的小民好。每一个小民都可以在这片纯净的土地上,自由自在地感受大自然的博大壮观,释放生命的激情,获得幸福安康地度过一生的权利。

生命的潮水一次次地冲击着脚下的海滩,使我们对岁月的路途充满回忆,对生命的未来充满敬意,也带来更多的思考和沉淀。

【作者简介】曾恒,笔名太极风,爱好书法,写作。八十年代开始发表散文通讯,中途因故掇笔。近年重新拾笔写作诗歌散文近百篇,并从事长篇小说创作。2017年《故乡的根》获青海文学铜奖。2018年《昏君但舞长恨歌》获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创作金奖。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