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门

         偶尔回趟老家,吃过饭,母亲说,你去村子里串串门。串门,在我老家就是邻居之间,相互走动,闲聊,或话话家长。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在村里串门。记忆中,村东头的十姆,头顶帕帕,走路有点瘸,待人很热情,见了面总是嘘寒问暖。冬天她从陶罐内取出一棒软枣,硬塞进我兜里。软枣,有柿子的味道,但核很多;那时,可是孩子们喜爱的零食。        小学门口,住着一位五保户,村里人都称呼他:四爷。他个子很高,麻子大脸,眼如铜铃,面部从未露过笑容。他时常拿着一根很长的旱烟锅。平常,队里安排他看管庄稼,逢年过节,他帮村里人杀猪宰羊,队里的牲畜死了,都叫他去宰杀或掩埋。因为他杀生,所以村里人怕见他。我也怕见他,但父亲每回串门,都带我去。他们是很好的烟友。记得有一回,他拉我坐在木凳上,从墙上挂的馍笼里,拿来一个白面馍,塞到我手里,我很胆怯,但也很感动。过年才能吃上的白面馍,今天却意外地吃到了。后來,串门的次数多了,才知道四爷其实也是个热心肠的人。         村子的老城墙下,面南,有栋高大的砖瓦门楼。那是贫协十爷的家。院子里长着一棵不太大的花红树。每当麦收之后,粉嘟嘟的花红,缀满枝头,压弯枝梢。小时候,我和伙伴们爬在窑背上,盘算着,如何能偷得,那馋涎欲滴的花红。十爷,德高望重,家里时常串门的人很多,。父亲领我去过多回,也吃过不少花红,还喝过他们家,用花红叶泡的茶,很香。        我的老屋,在生产队饲养室的沟边,因父亲人缘好,冬夏串门的人很多。有的来时端着饭碗,有的手里拿着辣子夹馍,站着,边吃边聊,津津乐道。        岁月匆匆,光阴荏苒,每回老家,我都要在村里串串门。然而,如今村落荒凉,人去院空,仅有几家,也是忙于营生,铁锁上门。        我独立村中,怅然若失。串门,己成为我今生的遥想。丶
引用 净化自己 2018-12-15 15:15 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加速了人口向城市、向经济发达地区的聚集。当然,这样的变化,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却也造成了农村,特别是偏远地区农村的空村化现象。如今的社会,生活质量的提高,似乎又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似乎比从前冷漠了。
引用 江西学士 2018-12-14 14:18 随着城镇化的发展,有些远离城市的家庭也许迁移到了城市,有幸的是,我的老家正在乡村振兴,农业农村农民都不断发展走向现代化。无独有偶,在云南丽江的古城,在市场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作者遇到了一个真善美的群体,一个很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和企业家——恒德建筑,她摒弃了工业化的弊病,让城市的文明遐迩传播,把民族的特色不断的推向市场,推向当代和长远。相信,伟大的国家都会让我们更加幸福。 ...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