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兵马俑坑寻找大秦王朝

在兵马俑坑寻找大秦王朝

文/太极风


      当威武庞大的秦军阵容赫然展现在眼前,瞬间带我穿越2000年。金戈铁马,奋击百万的时代,其所向披靡,气吞山河的场面,足以令人惊心动魄。

      大争之世,秦风烈烈。从被逐陇原,到帝国烽烟;从匈奴饮刀、乃蛮丧胆,到扫六合、吞八荒;大秦帝国艰苦卓绝,一刀一枪开创了一个前无古人的时代。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誓不休战。”血性刚猛的秦人,留下了历史的厚重和壮美,写就了中华民族最为傲人的一页。

      陕西的盛夏来得特别早,正午的阳光把地面晒得热浪滚滚,据说西安最热的时候气温可以高达47摄氏度,这个温度和印度都有得一比了。尽管如此,每日前来观赏兵马俑的游客却如潮涌一般。我们随着延绵不断的人流进入俑坑,这时正值人流高峰,人挨人,人挤人,密度几乎与世界杯赛场一样。也许是秦俑长得太帅,俑坑四周,各种相机手机都在拍照,美女们都在尽量的拉近与秦俑的距离,脸上绽出奔放的笑容。

      坑里的秦俑身材高大,队列整齐。前面三列横队,手持弓弩,背负箭袋;中间的兵俑身着重甲,手握长枪,与驷马战车组成纵队;军阵左右两翼兵佣手持短刀、盾牌,互为掩护;末尾三列是后卫。整个阵法布局严整,滴水不漏,烈马嘶鸣,蓄势待发。

      这就是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

      往事越千年,如今子孙后人掘开皇陵,使得曾经叱咤风云,独步天下的大秦军魂得以重见天日。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倏忽两千年,帝国的大幕早已落下,繁华散尽,昔日以武力杀伐荡平天下的大秦皇朝,湮灭在历史的星河,所有的荣辱兴衰都已随风飘走;西风漫卷黄沙,掩埋了过往的杀伐,战火灼烧的热血,早已尘归黑土。唯有威风凛凛,铁骨铮铮的兵马俑群,带着冰冷的面孔,披坚执锐,在向我们展示着一个时代的兴盛与辉煌,又似乎在叙说波澜壮阔,轰轰烈烈的历史变迁。使得当今芸芸众生魂牵梦绕,梦回秦朝。

      翻开历史的一页,寻找远去的秦始皇。他本来的愿望是要建立一个万世一统,代代相传的大帝国,但没有想到,他刚刚撒手归西,盛极一时的强秦,就轰然倒塌了。公元207年,秦王子婴“素车白马,降轵道旁”,向起义军领袖刘邦俯首投降,秦朝宣布灭亡。从一统六国到皇朝灭亡,大秦只延续了15年的国祚,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短命帝国”。

      大秦帝国拥有空前强大的战争机器,为何突然猝死?确实值得回味。毋容置疑,赵高与胡亥这么一对昏君奸臣最佳组合,当是大秦皇朝加速灭亡的催化剂。

      历史原本有很多相似之处。“大奸若忠,大贪若廉”,奸臣总是装得像忠臣,贪官总是装得像清官。乱臣贼子赵高,其辈分之高,可谓前无古人,是奸臣史上当之无愧的祖师爷爷。2000多年过去,今天的贪腐早已升级换代,遍及朝野。徒子徒孙蝇营狗苟追名逐利,一个个飞黄腾达平步青云,赵高一定在九层妖塔之中偷着笑吧。

      奸臣为祸带来的遗毒,令人叹为观止。

      现代人绝顶聪明,发明了很多捞钱的法门,比如股票上市、集团兼并、电玩游戏、绝地旅行、圈地立项等等,较之古代的淘金掘墓、战争抢夺要高明得多。每一个董事长都有一千种理由,把所有的勾当说成正当,把所有的无理变成合理,令人难以区分好坏。即便秦始皇泉下有知,面对当今人类的高智商,他也会佩服得五体投地吧。

      好在我们已经习惯了所处的时代,我们对苏丹红、瘦肉精、地沟油、三聚氰胺和各种化工产品都产生了抗体,对关系网、潜规则、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也已经习以为常。

      如今,一场一场的反腐风暴,就如同大秦帝国那一场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把无数的贪官腐吏埋入了历史的垃圾坑。无论是最精彩的,还是最龌龊的,都在历史的舞台上留下了极为浓重的一笔。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大秦最典型的悲剧人物,当数丞相李斯了。这个历史的权臣,本当是个功臣。但在秦始皇驾崩之时,他协同赵高伪造遗诏,迫害太子,鼎助胡亥篡位。哪知却在两年后被胡亥腰斩于市,夷除三族 。死亡来的太快,使得这位谋逆之徒大呼冤枉!这也难怪,从来没有一个犯奸作恶之辈,是做好思想准备从容扑死的,对李斯而言,当然也是如此。像这种人,正好应证了这么一句话: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所不同的是,李斯还债的时候,连带了他整个家族三代人的性命,这个代价确实有点大。

      这里昭示了一个古往今来的真理:要想在官场混,不但要懂得攀附权贵,结党营私,还须学会不择手段,指鹿为马。要遵守“潜规则”,要结成关系网,否则诸事就会变得无法预料。

      说来说去,无论什么时代,权利在为官者的身上,都会释放出巨大能量,甚至熔金砺铁。眼睛不瞎的人都可以看得到,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贪官,哪一个不是超级强悍的人物?对他们而言,就没有办不成的事。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他们利用权力织起权势,利用权势撑起遮天盖地的关系网,为所欲为。即使是跟随在身边的王八瘪三也敢狐假虎威、为虎作伥。

      如今,人类对权利和物质的追求突飞猛进,使得各种机智聪明升级成为阴险和奸诈,刀枪不入的保护伞,较之武林神功金钟罩、铁布衫具备了脱胎换骨的飞跃。

      我们惊醒了沉睡2000年的兵马俑,它们就这样与我们站到了一个相同的时代,一个物质财富和贪污腐败齐头并进的时代,成为了供人观赏、谈笑的古董,这也许是它们的不幸。不过,即使所向无敌的秦俑方队,还能跳出俑坑之外南征北讨,跨国追逃,但当面对一个个开着的奔驰、宝马,手眼通天的贪官巨贾,估计也是无能为力的吧,更别说还有随时供其逃跑的飞机、高铁。

      当然不能要求过高,今天的贪官,哪一个不是高智商的角色?即使是神仙,面对 “前仆后继,继往开来”的腐败大军,恐怕也会甘拜下风。区区七千兵马俑,即便前来参战又能奈何得了谁?

      好在我们依然怀着信心,怀着一丝丝的侥幸,期待着这场不断升级,齐头并进的二驾马车----腐败与反腐,在生死相博的最后一刻,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廉正最终取代腐败。

      “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我们当然反对秦始皇时代的暴政,渴望回到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



作者简介

曾恒:笔名:太极风。湖南邵东农商银行干部,湖南邵东作家协会会员。电话:18075923128,地址:湖南邵东县百富广场邵东农商银行总行。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