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冬最恋江南雪

  寒冬,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凛冽得呵气成霜。冷雨一场接着一场,如丝线,如牛毛,淅淅沥沥地下过不停。原以为在江南这地儿,冬雪就是要来,也该还有一些日子吧,可谁知道,今冬这江南雪却早早地就莅临了这水墨江南的阡陌原野了。

  刚开始,是冷雨夹着雪粒儿撒了下来,“嗒,嗒”地砸在地上,恰似豆子一样撒欢儿似地滚动。不大一会,玉沙似的飞雪,零零碎碎,又轻又柔,满天遍地;渐渐地,又密密匝匝地漫空飞舞,在半空中穿插掺和,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倾刻间,“天风淅淅飞玉沙”,那穹底下似烟非烟,似雾非雾,天地里已近乎白茫茫的一片。高楼戴起了银色的帽盔,大树裹上了玉色的裘袍,四周就像拉起了一溜白色的帐蓬,天地间变成了粉饰玉砌的世界,一派银装素裹的景象。

  不知什么时候,雪花慢慢地只是在零落地飘着,原先争相扑向窗玻璃的千百只玉蝶,此时也已倦倦地飞向了一旁。我走出家门,踏着绵软的积雪,听任脚下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响,一任陶醉在那天地间的洁白素雅里。举目环顾,街面上栋栋楼顶瓦楞粉润盈沟,路边停放的轿车车顶犹现粉饰玉砌,常绿树上的雪花在枝叶的托起中,堆积成一团团晶莹的琼苞,而一丛丛的灌木树丫上卧着的小雪球,就那样静静地缀在枝丛之中,远山近城的线廓雾影如天门瑶宫,“缓缓峰前雕素景,茫茫陌上砌云腮”,白茫茫的一片,纤尘不染,渺若烟云。

  从小到大至如今,阅尽了轮轮风花雪月的四季浪漫风情。这些年,也就因了气候转暖,使得那条秦岭淮河的地理分界线愈为益朗,而致江南犹难见到冬天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美景色,也因此,在这江南乡陌,终难遇见那“燕山雪花大如席”。而如“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北国风光;更难觅“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那豪伟壮丽的莽莽塞外雪原;亦万径罕寻“柳色身姿弱,农家巷陌稀”那隆冬萧瑟的冰封雪天。

  虽然江南的雪是少见的,但也没有人愿意冬天只是一季节气的符号,对于雪的期盼,已是江南人于冬日里的一番共同心愿。就因缘于冬雪能一扫寒冬的萧疏,“但觉朱楼更旧貌,忽闻紫陌建瑶台”;就因冬雪能带給人们抵御酷寒时的快乐,“妆点万家清景,普绽琼花鲜丽”;还因冬雪能带来人们对春色江南的殷殷憧憬,“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江南的雪,随风漫舞,流减云端,如白蝶翩跹,似琼花轻扬,覆红尘,润万物,形六出,飞蝶羽,沁冰香,喃软语,不张扬,不显摆,像极了江南女子,娴静而柔润,优雅而清丽。世人皆称这玉蕊似的冬雪为雪花,而在这人世间的群芳百花之中,唯独这似花非花的九霄琼芳,却是玉颜冰心,无根无枝,无色无香,轻轻薄薄,来自云天外,落地为玉尘,于是也就有了纳兰容若另辟蹊隧咏词赞曰:“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尽管这“满枝凭借寒风舞”,的玉鸾以一种冷处的孤独美,轻轻天外来,悄无声息去,从不与依土有根的人间群芳媲美为伍,却也只输冬冠梅花一段香,而当衬上了江南的寒素,更是处处都铺挂成了一幅幅唯美的雪韵画卷。

 “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致了”。每当琼芳舞动江南,总能感受到江南雪的纤巧雅致,玲珑细腻。这肆意飘舞的雪白的精灵,来时纤尘不染,落时点尘不惊。这不经意的飞花,雪香银铺江南陇,浸染着水乡广袤阡陌;寒水凌波飞玉虹,装砌着座座小桥流水人家。本就多情的江南,尤其在这凝固了的岁月,惊艳了时光的冬雪天,这茫茫雪原上更显山敛水瘦,烟云茏寒,但见玉树银花在一陂陂宽幅的水乡古镇间如影如梦。虽然说落花随流水,然亭、桥、水、岸终是承载着千古美韵,唯美的江南雪原,还是淹留住了满幅素白清雅的水墨丹青。

 江南的雪,柔柔盈润瓦沟,皑皑纵横村陌,巷弄积堆雪,檐角挂冰笋。家家冬日里的闲散眷侶或亲朋,惬意地漫步雪景伴“白头”,悠然归屋燃火炉,采雪几杯煮清茗,焙酒一壶酬客朋,偕伊举觞,与侬对饮。“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一种遥对苍茫暮雪时,于寒冷中悄然升腾的温情与欢欣,氤氲开了融融的暖意。这种饮之韵,是一种沉静,是一种豪放,更是一种温馨,江南人就在这雪花飘飘的静谧时光里,于陪伴中沉淀,于淡雅中丰盈。

  一到冬天,心里就恋着一场雪,一场飘飘洒洒在江南的雪,而雪后的江南,终是充满了诗情画意般的风花雪月。一下雪,南京就成了金陵,望着静寂时光里的雪里秦淮河,让人不仅穿越起那“灯影轻薄洒,淡月映秦淮”的时空隧道;一下雪,苏州就成了姑苏,城外寒山寺的夜半钟声,无不牵动过往的听雪客舟漠漠对愁眠;一下雪,杭州就成了临安,令人惆怅落寞的断桥残雪,终是使痴情人也只能倾心空灵一番。

 雪,是冬日里苍茫清韵的灵魂;雪,是冬日里抹去萧疏孤寂的画师。走在江南冬的陌上,到处宁静的江南水乡,已隐去了浆声灯影;一片纯静的古镇庭院,掩映于空灵的天际。在这样一个失去了颜色的季节里,万籁俱寂,素简淡泊正是我们响往着在天地画布上雪冬留白的本色。

  在岁月的长河里,虽然时光那么浅,但人的一生中所经历过的风景总会印下斑斓后的阑珊印记,无论是万象苍翠,还是莽莽苍茫,我们都应该苍劲如松,沧桑安然。萦缠绵思念的清韵,恋江南雪月的冬华,享难得孤寂的静好,将珍藏在心中的山山水水,写意成岁月间最温暖的寻梦,即使在水瘦山寒的日子里,也不忘初心,期得始终。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