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禅心纳木错


            我的音乐列表里有一支百听不厌的曲子——《云水禅心》。在疲倦,烦恼,悲哀骤雨般降临的时候,在每回被生活的各种不同的刺戳痛的时候,都会把自己泡在这支曲子里,来一次心灵的沐浴,然后褪去那层粗硬的精神老茧,重获新生。一直想,要怎样的云,怎样的水才可以让这位作曲者获得如此超逸,如此空灵,如此纯净的意境呢?直到有一天,我越过高山,穿过草地,来到你的身边的时候,我豁然开朗,就像白云散去后的碧色的湖水,心里的谜底轻轻浮上来了。            纳木错,我确认:你就是高原上回荡的一支神曲——云水禅心。         纳木错湖,湖面海拔4718米,是世界上最接近天宇的大湖。藏语称呼“纳木错”,蒙古语则称之为“腾格里海”都是“天湖”之意。纳木错是西藏本土宗教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的第一神湖。   8月12日下午两点左右我们进入纳木错公园之后汽车开始攀爬上坡的崎岖山路,这儿没有柏油路,毕竟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大概上行三四里地之后,我们的车子碰到石头一个急刹车,忽然熄火,再启动却发现汽车就是不肯往前挪动一步,倒是可以后退,一家三口瞬间傻眼,跟在后面的同事赶忙停车来看,一时间大家都急了,车子抛锚在这方圆几十里没人的地方岂不麻烦?我忽而想起长期开车四处跑的表弟,于是打个电话告诉他情况,他听后哈哈一笑,这有什么急的,车子高原反应了!多试几次应该没事的。果真倒了两把,车子安安稳稳地上山了,才意识到此处海拔已经快5000米了。车子不晕了,过了几分钟,儿子忽然面色苍白,浑身无力,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又是吸氧,又是葡萄糖水,弄了十多分钟才略略恢复正常。到这时,我们已经来到5230米的山口,远处一汪蓝幽幽的湖水悬挂白云与草原之间。后来,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纳木错神湖在拒绝我们这些无神论者,拒绝外来的尘世气息,还是以独特的方式在考验这些仰慕她的人们?总之是好好地体会了“天湖”的含义了!天可不是那么好登的!以现代科技为荣的人类在威严的大自然面前,有时也只好俯首称臣啦!              而我们终于摆脱了高原反应,来到被雪山与草原拥抱的纳木错的身边。 下午三点的高原阳光,没有燥热,风呼啸而来似乎裹挟着远处雪山的微微的寒意,好喜欢极目四望停留在眼底的风景画:湖的对岸,远远望去,是抹上一层浅浅绿意的群山逶迤在天边,高原山头没有树,只有浅浅的草,山的身姿线条纤毫毕现。有的山头栖息着大团大团松软洁白的云彩,而有的山头则紧裹着白绒线帽一般的雪。白云背后的蓝天是那么深邃而干净 ,仿佛没有哪一点点的云彩可以粘上似的。湖的这边则是大片大片的草地,这里的草原比不上呼伦贝尔的绿,颜色是浅浅的绿,浅浅的黄,而一条水泥路一直延伸到天边。而脚边的湖水,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天边,在阳光下,如翡翠,如丝绸。看过西湖夏天的水,是那种夺目耀眼的蓝,类似于天空的蓝;看过洞庭湖的水,是那种灰暗的淡绿;也见识了川西一路滔滔的小河,是十分澄澈的豆绿色,而纳木错的水,则是一种特别有光泽的孔雀蓝,一种叫人平静让人安心的蓝色。              我们到达湖畔的时候,那儿已经有那么二三来个游客了,这儿的住宿条件很艰苦,住的棚户区,就几十间阳光房,没有自来水,用的是要走半里路的公共厕所,所以在此住宿的人非常之少。而我们几个人,则是奔着纳木错的星空与日出而来,心甘情愿在这儿忍受艰苦的生活条件与一直都在困扰我们的高原反应。     从下午三点一直到五点半,我们就裹着大棉衣静静地坐在在湖边,看天上的流云来来去去,听白羽毛的欧鹭扑动翅膀的声音,看水中一群群的鱼儿游来游去,让湖面呼啸的风吹起长长的丝巾,任时光一点一滴地无声地落在湖面,任太阳在云里穿梭,然后将湖面的色彩偷换成醉人的酡红。在这儿,游客们除了拍拍照,没有人高声谈笑,大家都在享受这份美好与静谧。有位作家说,远方是一条妖魅的狐,真的,在这远离家与工作单位迢迢几千里路的没有机器声,没有高楼,没有指令,没有是非的远方,我第一次在云水之间忘记了一切,只剩下心底淡淡平静淡淡的喜悦,我在霎那间仿佛听到漫天的白云与满湖的碧波正为我演奏一曲世间最美的《云水禅心》。              直到绮霞散尽,薄暮降临时,我才回到下榻的旅店休息。但心里一直惦记着九点以后的星空,明明知道晚上更冷,却依然坚持要先生陪同一睹星空之美。    晚间九点之后,全副武装的我们踩着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黑乎乎的草地,循着人声下到湖岸,外面没有灯光,整个纳木错湖上也是漆黑一团,没有渔火,没有灯光,现代文明的都市与乡村的夜晚的明亮全然没有。只听到人声,也没人用手机,为了星空吧!远离了棚户区的湖畔是看不到湖的,只可以看见头顶上的满天星斗。黝黑的苍穹犹如一座巨大的教堂的天花板,上面悬挂的无数的小小的水晶灯,这儿的星星似乎比其他地方更大,更亮,而且有种悬浮在空中的感觉。近处黑乎乎的围着一堆人在议论什么,有人正用一束光指向天空的星星,走近才知是一位天文研究者在再跟周围的人解说星座的知识。我就想起黄昏是有个带着摄像机与许多仪器的人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拍摄点。正是这位青年,他说他为了能拍到纳木错的星空今年已经来了两次了,之前都没碰上好天气,这次终于如愿。才明白一个科学家为了探索世界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可是海拔5000多米啊,稍微快走几步就会浑身无力,头昏脑涨的地方啊!               第一次晚间只洗把脸就缩在狭窄而且隔音效果极差的板房里的小床铺昏昏睡去,隐隐约约地听到隔壁老外哇啦哇啦不知哪国语言在讲个不停。      早上五点半在闹铃声里爬起来,裹上大棉袄和同伴们缓缓爬到住处近旁的山头看日出去。        光秃秃的小山上半山腰已经聚集了几十个人了,周围无比静谧,仿佛纳木错湖依然在梦里酣睡。大家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东边的天空,此时的东边已经露出鱼肚白,山下的湖水是肃穆的凝固般的深青色。随着东边的天空渐渐变亮,云彩渐渐变红,湖水也渐渐变得温柔了,波光一层一层地漾开了,湖面变得越来越开阔,越来越明亮。最后,一轮红日从云层里跃出,温暖与光明霎时来临,纳木错湖和远处的雪山从朦胧中清晰了!        因为赶路,早上7点,我们就匆匆挥手作别纳木错的湖上的彩云,开车从辽阔的大草原穿过,继续北上,去往我们的下一个驿站:唐古拉山。         纳木错,一个天高地迥,云水苍茫所在,足以熨平每一颗躁动的心,足以安放每一个浪漫的梦想,足以托起每一双渴望飞翔的翅膀。         其实,你也可以西去,驻足纳木错静听云水禅心!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