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礼赞

 散文  银 杏 礼 赞

                                                                                                           文/ 华熙

八年前,一大批银杏树在重庆落户了。一行行,一排排,一片片,阿娜多姿,婉约可人。说来有点娇贵,有的银杏树是吊着输液袋,靠打点滴战胜了水土不服,两三年以后才苏醒过来,长出了翠绿的叶片,算是与这片土地结合了。几年以后,银杏树长开了,成气候了。银杏树的名也叫开了,几乎是人见人爱。

于是,长江和嘉陵江的两江四岸的滨江大道上,银杏树就像城市客厅的迎宾女郎,款款施礼,笑迎八方;南坪的入城大道上,银杏树又像英姿勃发的仪仗兵,拱卫着城市的南大门;嘉陵公园的中庭广场上,银杏树聚众成林,蔚为大观;机场路上,银杏树含情脉脉,为远行的客人,留下对家乡的思念 ……挺拔靓丽的银杏树,呼啦啦一行行,一排排,一片片,扮靓了古老的城邦。

冬去春来,寒暑更迭。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耐看的树,就像耐看的美女。越看越觉得那倔强的生命里,分明是在提点人们:有一种美丽,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

几场春雨过后,桃花、梨花、海棠竞相绽放,拉开了春天的大幕。银杏树也被春天唤醒了。她舒展开身姿,吮吸着春天的雨露,翡翠绿一般的嫩叶,很快爬上了枝头。一束束、一丛丛,青葱扎眼,春意盎然。如果单看一株银杏树,仿佛也没什么特别的。它没有小叶榕那般绵密与厚实,也没有杨柳树那样随风飘舞的轻柔与浪漫,可以说各型各异,独立特行。可一旦让它们站成排,立成行,形成片,那俨然是另一道绝佳的风景线。它那屈曲向上的虬枝,绽放出疏密有致的嫩叶,在阳光下摇逸闪烁,恰似仙女下凡把春天的气息带到人间。透过那绿叶疏离的间歇张望蓝天,深吸一口温暖的空气,整个心扉都打开了。

重庆人在看惯了黄葛树以后,豁然间,“对面的银杏看过来”,发现世间这灵物竟有如此的美!这种美,足以和黄葛树的粗狂豪放比肩。如果把黄葛树看成是雄起的大树,因为他茁壮挺拔,树大根深,枝叶繁茂,四季常青,可以遮风挡雨,有大老爷们的气概,得壮美之赞誉。如今,我把银杏树看着是妩媚多姿的奇女子,因为她身姿妙曼,亭亭玉立,枝叶含情,美艳超卓,尽显女性的柔美,可以寄托无尽的遐思,有华美之口碑。

秋天到了,银杏换上金黄色的叶片,在萧瑟的秋风中,金叶抖动,泛出闪闪的光亮。艳阳高照的时候,在一片片绿色的树丛中,跃动起金黄色的树冠,黄绿相间,层林尽染。“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是一幅点赞秋天的绝美的图画,令人赏心悦目,志逸神清。如果说春天的银杏是以青葱少女的身段示人:清雅、俏丽、多姿多彩,楚楚动人。那么秋天,银杏则是以成熟少妇的风韵面世:艳丽、妩媚、英挺不群,宛若仙子。

她让我一下子想到重庆的美女,哪怕是秋冬来临,风度依然不减,照旧穿着各色美艳的裙装,缤纷飘然,夺人眼球。

说来怪也不怪。这里的人们看惯了四季常绿,冬夏长青,不喜欢秋风落叶,零落成泥,却以另类欣赏的眼光,接纳银杏树飘洒的落叶。因为那是又一道绝佳的风景线啊!人行道上洒满了色彩斑斓的金黄色叶片,就连道路的保洁工,都不忍心用扫帚拂逆那些灵气活现的叶片,让它们在人们的镜头前多多留下倩影,在人们的生活里驻入更多温馨。

不轻易间,银杏树结果了。没有花开富贵的显赫,没有撩人心脾的馨香,银杏树悄悄地结出了鲜嫩的“白果”。那果实可与燕窝同羹,可与老鸭入席,实为寻常百姓养身佐餐的上好佳品,香糯清纯的白果为人类作出默默地奉献。

冬天,银杏飘落了黄叶,露出了清丽脱俗的身姿,展现出颇具骨感的美。一直挺立到新年的钟声敲响,才褪下全部的黄叶,悄然地,梳理精致的枝桠,凌霜傲雪,蓄芳来年。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抹浓妆总相宜”。

银杏俯仰春秋,栉风沐雨,尽显君子之风,傲然于天地之间。银杏树在春天里的青春俏丽,秋天里的绝色美艳,和在寒冬里的飒爽英姿,表现出独具一格的秉性和气质,征服了眼光挑剔的重庆人。如果说黄葛树象征着重庆男人的直率、宽厚、质朴。那么银杏树至少凸显了重庆美女的俏丽、妙曼、美艳。十年前,率性的重庆人把树王的桂冠奉送给了众望所归的黄葛树。而今,追求时尚的重庆人一定会把树后的桂冠戴在银杏树的头上。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银杏树是当之无愧的王后。

 ……

陪伴着重庆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崛起,银杏树那一抹金贵的亮色灿然耀眼,恒久不衰。

 2016-1-18初稿

 2018-12-18再修改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