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我的抒怀

“好在湘江水,今朝又上来”。吟着子厚诗,我再临此河。

早就寻思再游一次,我多年的梦里圣境啊!这,是在说湘江。

一直还想再去一回,我恒久的心中天堂啊!那,还是道湘江。

湘江,我的抒怀。

在遥遥盼望中,时光的河流,穿过暮春的蒙蒙迷雾,并肩五月的漫漫诗意,终于来到六月的翠翠岸边。此时,正值炎炎赤日:我又踏足洞庭之南,湘江岸边。啊,这不是梦里却像极梦里!我看见,午金光流溢,营造晴空万里;晚明月当空,洒下漫江银辉。此刻:如诗如画,教人坠入如梦如幻境。

湘江,湘江,急流勇进。我问询她:你欲向何方,竟是如此的义无反顾?

 湘江,我的抒怀。

 于殷殷期待里,岁月的脚步,辞别清明的潇潇春雨,携手初夏的脉脉含情,到底抵达热季的茵茵河堤。此情,相逢绵绵仲夏:我再光临三湘宝地,湘水之滨。呀,那并非仙境可恰如仙境!我目睹,日艳阳高照,展现烈焰千重;夜皓月长明,倾泻遍水光芒。此景:光环若练,让人顿生如痴如醉感。

湘水,湘水,浪花飞溅。其朗声答:我到洞庭湖,然后奔向大海不复回!

 湘江,我的抒怀。

 面对滔滔碧水,我的思绪,穿越千多年之历史烟云,落地唐朝大历年间的翠翠岸边。

 朦胧中,我,猛然发现:苍老瘦弱,步履蹒跚,向水而行。一个老者,步履蹒跚,走向江边。

 江畔西下夕阳中,那老者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于是,他停下脚步、并缓缓回首……他我目光交织中,我不禁惊诧于老者的憔悴脸庞:那脸,写满人生沧桑;那脸,遍布岁月印记;那脸,让人读出了深沉生命的点点感伤和丝丝悲凉啊。

 这会是谁?此时,我恍然大悟,这正是人称“诗圣”,一生诗作等身的杜甫老先生啊!只是,对于忠君忧民的子美来说,大历年间或将是他生命的尾段时节所在,对此,老杜可有预感——相信他即便隐约有所察觉,但却不愿因此而消沉!

 朦胧中,他我无暇多交流,诗圣继续前行,哪怕生命之落花时节将临……

 返航穿越千年的思绪,回到现实的湖南——在滔滔湘江边,我是难平激动情。

 北去湘江啊,她见证了这千古诗圣,其生命落花时节的非凡凄美!“亲朋无一字”,这是一重贫困叠加的凄苦修行;“老病有孤舟”,这是一段老病交织的暮年流连……

 我觉遗憾不已:因了湘江,杜甫书写了其生命的凄美收尾;由于子美,碧水铭记盛唐诗圣的壮美陨落……

 湘江,我的抒怀。

   注目悠悠清流,我的思绪,穿行数百载的蜿蜒曲径,抵达明代崇祯年头的茵茵河堤。

 恍惚时,我,忽然察觉:背旧行囊,迈沉重步,缓缓前去。一位老人,脚动身晃,往泊船处。

 水边晨雾弥漫里,独行客,赠我一幅苍老背影:那背影,刻满艰辛;那背影,饱含困苦;那背影,于艰辛困苦交织中,还令人惊叹地夹杂几丝坚毅!那老人,好像发觉外人的靠近,于是止步、侧身,目光扫过穿越而至的我……那一瞬,光阴定格;那一刻,岁月凝固——没有对话,我却深深惊叹于老者的如炬目光:分明透逸出对未来的热切向往!

   他是何人?此刻,我灵感突至,那,不正是独闯大明之地、走行万里之路和苦撰游历之作的非凡游客?不错,就是他,廿二始出行,一去卅余年;不错,就是他,遍踏崎岖路,游记早等身;不错,就是他,大明一游侠,大名徐霞客!

   恍惚时,两人挥手道别后,老人又再登船,何惧前途的艰辛险恶并举……

   二度收回那穿越思绪,回到当下的三湘——于悠悠江流畔,我仍难消崇尚意。

   北流湘水啊,她终将:铭记世纪行者,弘祖演绎行万里路的义举;不忘坚毅侠客,振之实践著万卷书的壮行。

   我感敬仰非常:因为湘水,游侠开启了其岁月的末段难忘旅程;缘于霞客,世间幸获了他楚行的不朽宏篇巨作!

   湘江,我的抒怀。

   湘江啊,湘江,见证诗圣杜甫的,生命落花时节的凄美,她将永久铭记。

   湘江啊,湘江,目睹游侠弘祖的,岁月末次出行的壮美,她必恒久不忘。

   湘江,我的抒怀。

   终于,圆了这一梦:湘江——多年的梦里圣境啊,再一次,我来到你身边!

   湘江啊,因其未言,我亦不语。背靠一岸垂垂绿柳枝,遥看极致远处的江天一色……

   到底,遂了那一愿:湘江——恒久的心中天堂啊,又一回,我去至你身旁!

   湘江啊,见她长流,我也深思。倚着一堤青青河边草,聆听幽幽飘来的江流有声……

   湘江,我的抒怀。

   “好在湘江水,今朝又上来”。又诵唐人诗,再抒我情怀!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