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湖的初冬

“东风吹啊吹,柳叶摇啊摇,湖面结霜冰,湖底鱼儿闹”

“夏时龙舟翻云海,今朝龙孙覆雨斗”

“满堂欢乐辞旧年,雪球团团飞上天”

“朝阳彩印肩并肩,日落西山把家还”

“偶遇凿冰垂钓翁,皆因欢喜两手空“

每年的初冬,我都会抽空去大明湖看看,门票虽贵,但来的充实。皆因初冬的景色深得我心。想必乾隆要是还活着,这会儿也必然身居在某个楼阁吧。

大明湖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的淳朴,几经变迁,改朝换代,唯一还留有原貌的就是明湖的景色了。来到这里,寻访着古人传承的墨笔,脚踏着旧时彼人留在鹅卵石上的痕迹,想象着一百年后自己就是后人的祖先,止步深思:我能留下什么予孙,无非就是尽量保护这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罢了。

“寒风虽刺骨,柳叶送余温“

济南的初冬虽寒风瑟瑟,然柳叶根根垂底,处处迎风。谁说唯有“花房屋内好乘热,大树底下好乘凉”。丝丝如发,密密麻麻,春分时节风光现,冬日,不也能驱寒挡风小酌亭下吗。在古时,柳叶还被用作姑娘的发卡,伴着铅华一起梳妆粉末。可是在过几日,梅花争艳,柳叶也只能黯然褪去,所以何不在这零星时刻,与他挥手送别呢。愈是弥留,愈是珍惜。

“金屋藏菊,芳梅乍泄”

初冬,大明湖内的盆盆秋菊,开始睡去,它们被花房工搬进了温室,养精蓄锐,希望来年再现妖娆。这下子可乐坏了冬梅,闭目了许久,如今终于可以张开眼睛,在寒风里与人们见面了。它们还准备了独特的礼物送给第一个看见它的人——“白雪挂梅枝,芳香来扑鼻”。

“荷花池里不见莲,藕根池底觅春天”

虽然初冬的池塘只能看见枯萎的荷叶。但是,荷根正在悄然无息的密谋着它来年的果实。待到春秋好时节,莲子一粒粒,脆藕一颗颗。莲的果实是最丰盛的,所以一时的黯淡,并不会让它销声匿迹。

初冬的大明湖别有一番风味,它很短暂,却常留我心中。其实细细品来,我越发明了,大明湖是自己,初冬是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