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兰于心



世有万物,群芳记谱,花逾千种,唯兰于心。

记得那年九月,我在县城遇见了一株兰花。叶子坚韧细长,显示出一种生命的恣意和张扬;叶间生出坚硬挺拔的芽箭,表达出十足的冲劲与自信;土下质根饱满粗壮,显示出一种不羁的健美与韧性。有如此气质和形象的兰花,一群路人却随口称之为“兰草”。这明明是花,怎能称之为“草”?我为其深感委屈与不平。

“世上神仙并不远,兰花只待有缘人”。兰花是一种有灵性的花,等待的只是有缘人。虽然,兰没有娇妍的花朵,没有串串累累的果实,甚至没有亭亭修长的枝身……纵然如此,我却一见如故,爱极于她。兰花在我心里:娇柔而不羸弱,那近乎写意的绿叶横曳斜出,盈盈舒展;兰花不以形态悦人,却以幽雅淡芳之清香独领花魁;兰不喜尘世,常择危崖溪涧处隐居,长得秀挺,香得久远。

陶渊明悟兰:“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幽兰》)。喻兰已超出了本身,形成了高洁、淡泊、雅逸的一种象征,古今众多文人墨客均因与之心性相投而对兰爱不释手,在香潮花海中独对兰倍加亲眼。他们作文记之,赋诗咏之,作画示之:《孔子家语》有云:“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谓穷困而改节”。林语堂曾言“兰令人幽”;张九龄诗道“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王昌龄感叹“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清代阮元明指 “莲花过雨清宜画,兰箭临风韵似诗”等,常被画师制成条幅于书房中堂,借以清心明志。杨州八怪中最怪的郑板桥,喜以兰为作画题材。画中兰常与嶙峋怪石为邻,不称画兰而称写兰,笔法连与心意,心意则早与兰性相通了。

兰与梅、竹、菊一同并称“四君子”,然而兰和梅的孤绝、菊的风霜、竹的气节不同,兰花象征了一个睿智贤士的气质,以及一个民族的内敛风华。因此对于兰花,应该是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族感情与性格认同。兰花,那飘逸俊芳、绰约多姿的叶片;高洁淡雅、神韵兼备的花朵;纯正幽远、沁人肺腑的香味自古以来受人喜爱。所以,被誉为"国香"、"王者香"的兰花成了高雅文化的代表。古今名人对它品价极高,被喻为花中君子。兰花还对古今社会生活与文化艺术影响极大。父母以兰命名以表心,画家取兰作画以寓意,诗人咏兰赋诗以言志。兰花形象与气质的潜移默化作用深入人心,古代舞剧把优美动作,喻为“兰步”、“兰指”;把诗文之美,喻为“兰章”;把友谊之真,喻为“兰交”;把良友之诤,喻为“兰客”;把人的芳洁、美慧喻为“兰心蕙质”。所以,兰花在我心目中已经成为一切美好事物的寄寓和象征。

其实,兰花最早代表着纯洁无瑕的爱情,因而其花语是:美好、高洁、贤德,最早的含义是爱的吉祥物。屈原在诗歌中将兰喻为君子,故后人又把兰理解为君子高洁、有德泽的象征,意义是典雅、爱国和坚贞不渝。

现如今,在百花争艳、千香斗卉的花市,唯如兰花入谱上品者凤毛麟角,真是百花易得,一兰难求。兰的“不易求”,正是我择佳、珍重的。虽不得其近,不为其有,却早已将兰虔诚地植入心田,澄净着时常纷乱的心境,那一抹淡淡的幽香,也时常伴于身影,怡美灵魂。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