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达夫的那片天空!(上)

我看见达夫的那片天空一夜之间    那片天空    变灰了 那夕    达夫看见今天    我也看见也许,他的人生曾被落花流水耽误,穿越风尘,最终抵达的,是一地异乡愁;也许,他的信念,曾经忧国忧民,一力承担风雨,与豺狼反复周旋,最终敌不过太阳旗下的军刀,寒光一闪,随烟蒸发!
五四时期著名作家郁达夫在一个名叫武吉丁宜的地方人间蒸发,黑手是日本皇军。在南洋,有两个地方都叫 Bukit Tinggi 武吉丁宜 ;一个在马来西亚,另一个在印尼的苏门答腊。郁达夫失踪的地方,在后者。数年前(2015年底),两个武吉丁宜笔者都探游了,而且相隔仅仅两天。马来西亚的武吉丁宜,距吉隆坡才一个小时车程左右,该地静悄悄窝在群山深处,是一处薄有名气的避暑胜地。那里已被开发商易名为 Berjaya Hills,开发了度假村,目前开发有法国村和日本村,笔者游了法国村。命名为 Colmar Tropicale 的法国村,复制了法国东部阿尔萨斯地区一个古镇,屋舍古雅精致,一派欧洲十六世纪的中古风情。阿尔萨斯古时属神圣罗马帝國,历史上一时归属德国,一时归属法国。人们第一眼眺见法国村的入口,自会即时引发起急欲奔进去的冲动,只因耸立眼前的带尖顶带拱门的古堡式门楼,很童话,很迪士尼,叫人巴望着奔进里面去便会闯入心中的乐园。待得跨过一道迷你吊桥踏入村内,人们发觉果其然陷身到童话世界了:一条直直的大街,两旁都是梦幻的古雅房子:左右对称的三角形屋顶、暖色调的木框方块彩墙、白色窗框的长形窗户、典雅的法式挂钟、商店前悬挂着雕花显示牌,来到中央广场,还有个古雅浪漫的许愿喷泉,人一路飘飘恍恍走来,便仿如穿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中古欧洲。法国古镇足够你盘桓老半天,中古风情让你沉醉又缱绻!发过了中古梦,两天后,笔者直飞印尼苏门答腊岛中部的巴东。

附图:

上左中右及下左 Berjaya Hills 的法式古镇,

下中郁达夫人间蒸发的小山城,下右马宁焦湖。

巴东是巴东牛肉的发源地,也是洋人向往的滑浪胜地,下机时,笔者便亲眼目睹一些洋青年携着滑板入境。办理入境时,发生了一段在别地从来没遇到过的小插曲:当拿起入境表格一看,登时看傻了眼,上面咋个全是印尼文,没有英文呢?——不过,看官们别担心,在下当即不慌不忙打开手机上预装的印尼文字典,逐字对译,Easy Job!出机场后,马上拼车直奔武吉丁宜,当天傍晚在淅沥阴雨下抵达。一代文豪魂归天国之时,笔者没来得及来到这个世界,七十多年之后,本人来到了同一个异域。在朦胧的夜灯下,湿漉漉的异域陌生而神秘。因为地面濡滑不好走,随便找点东西吃了,便早早回到空洞洞的旅店歇息,静待翌日才四出走动。不为世人注目的这片位居苏门答腊中部的小山城,如奴家独处,本来和中国人没有任何的丝连,却因为大家熟悉的郁达夫曾经勾留,在此蒸发,而从此挂上了些许忧郁的丝连!1942年,日军占领新加坡,郁达夫撤逃到苏门答腊,化名赵廉定居下来,却因为通晓日语而被日军强征,调到武吉丁宜日本宪兵部去当通译。1944年,一名福建籍的汉奸发现了郁达夫的身份秘密,暗中通知了日军。1945年的8月29日,也就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两周。晚上8时许,郁达夫正在家中和几位朋友聊天,忽然有一个土著青年把他叫了出去,两人交谈了几句话,郁达夫随即返回客厅,和朋友打个招呼,继而出门而去,却不料便永远再没有回来,从此人间蒸发!武吉丁宜 Bukittinggi 是米南加保文化的发祥地,西苏门答腊省的第二大城,位于巴桑山脉阿甘高原的山间盆地,海拔近千米,面积约26平方公里,人口约二十万,是一座三面环山的秀丽山城,有少量华侨世居此地。市内没有甚么值得称道的景点,市外周边,分布着很多美丽的洞穴、峡谷、湖泊和火山。马宁焦湖,一座湖光潋滟的火山湖,是该地的首席名胜地,人们来到武吉丁宜,多会去畅游一番。西苏门答腊省以巴东菜驰名,巴东菜初入口时,最直观的味觉是辛辣和咸,待到各种混杂酱料的味道在口腔内次第爆发时,味蕾才充分体会出滋味曲折回旋的美妙来。除了吃,这里的屋子也别具特色,小城里的银行、学校、商店、机场甚至民居大多是屋檐两端高高翘起,状如牛角,这些牛角支支耸向空中,都存心要戳破蓝天似的。这种名叫“加当屋”的牛角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屋体构建精细,外表饰以繁复的雕花和涂漆,讲究的还会用闪光的亮片装饰。形态翘突的加当屋,是米南加保文化的标志。初来到的晚上,天阴雨湿,整个小城就像蒙在鼓里。第二天,往街上一走,天色放晴了,仿佛小山城敞开了它的面纱了,内心也就豁然开朗。(未完待续)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