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花絮语

春晖的絮语,低浅柔媚,淡淡晨曦晖映,镀了层或深或浅的春色,斑驳陆离,染了尘世,艳了宾客。花期盛开的彩缤时节里,徜徉于那一大片芬香馥郁的花草洋河里,片片轻浅中,清风佛流芳,张开臂弯,迎风而行,随风逐流,细数流沙,云雾里,似梦似纱,悠然如醉。-------------题记

黎明破晓,晓雾将歇,窗外仍可见一片迷离之色。晨风习习,带动烟雾弥漫,天地相间,是以着眼之处均像洒了层朦胧羽丝般的细纱,看不到朝曦的绚彩,今年的五月末春,处处尤可见柳烟花雾之美,毫无初夏炙热之感,如此阴凉舒适的天气,倒适合去踏春呢。睡眼虽仍迷离,再也早已挡不住那蠢蠢欲动的心,恰逢朋友过来说今天他们有组织去公园观月季,便携同而去,寻幽坊胜,探一探这春花秋月之美。一行人相继踏歌而行,谈笑风声间,好不惬意。就这样兜兜转转,悠然自得的嬉笑蹒跚间,当我们到洪湖公园时,已然正午,淡淡的娇阳穿透云层倾泻,昭映菡萏,说不尽温柔景象,旖旎风光。洪湖里的莲,并无西湖的多,大概是刚植不久的原因,也大概是莲花花季尚早,莲花开得并不是很多,整片荷池里看起来总有点稀稀落落,部分荷叶也有些萎奄,尽管如此,那纤尘不染的柔旎倩影,傲然卓立的孤芳自赏,总让人痴迷与惊叹。

我静伫于荷池边遥望,静静地,悄然地,一切是那么地安祥,突然脑中闪过一个画面,如此熟悉,不禁喟叹,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呢?我努力回想,渐渐地,那残缺的片段慢慢浮现,终于串出了完整。那是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同样在莲池旁边,两个垂龆之年的儿童在争执。女孩说:“我想要那朵荷花,我拉着你,你帮我摘”边说边指着旁边开得正艳的清莲。男孩听后却不干了: “不行,我拉你,你摘”。女孩一听,怀疑地看着男孩回应:“不行,我比你大,应该是我拉你,不然会掉到池里面去的”。男孩一听就不乐意了,他觉得这应该不是男儿行径,嘟着粉唇生气的说:“不行就是不行,我是男子汉”,女孩最终还是妥协了,她认真的看了一眼男孩,再望望池水,望望那朵依然盈盈欲滴的清莲,终是把手交给了男孩,便欹身去摘花,可当她手刚碰到花时,便感觉到整个身体急遽下垂,终是掉到了池里。当女孩从莲池爬上来的时候,男孩一边替女孩抹掉脸上的淤泥一边愧疚地哭,女孩扬扬手中丝毫无损的花,灿然一笑说:“看,我摘到了。”望着仍满脸泪痕的男孩,女孩想到了妈妈常跟男孩说过的一句话,对着男孩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孩听后止住了哭声:那男子汉这时候会怎么样?“偷偷回去,不能告诉妈妈”两人相视而笑,便携手回家。那便是我八岁的记忆,画面里是我和弟弟的第一次摘莲,也是最后一次。而那朵被我采撷回家的莲,我不仅没有留住那分美好,反而看到了一个生命的终结,从最初绚丽风华到慢慢枯萎,由最初的生机勃勃,慢慢萎靡不振直至调谢。万物均有命,每一个生命均有规律,虽然知道我不摘它它也会随着万变的环境和自然规律死亡,但我终无法释怀,是我断了它的生存依赖条件,如果万物都能说话,它一定会力阻我那愚蠢的行为,不会于此孤独寂寞在独自凋零。后来,学了周敦颐的《爱莲说》后,更不再有采莲的想法,也许是觉得自己亵渎了一个清丽脱俗的仙子,更也许,我无法忘却那日复一日凋零的伤怀,生命消逝的渍痕。

沿着池间的蜿蜒小桥信步其中,如今望着满池菏香,花香扑鼻,跃然眼际的一波丹青,朱红缀点,盈盈素靥,清幽典雅。静若安好,轻浅悠吟,不在于看着一个个生命灵活跳动,徐风掠过,痴痴如醉。也许,我们握不住的,也正如这一幅水碧丹青,定格脑中,时时浮现,不然息间跳动的那一方柔软又从何而来呢?

洪湖有莲似瑶池仙镜,人民公园有月季似百花集园,在那里,处处遍布着相竟争放的月季,光彩绚丽,千姿百态,红的,粉的,白的,紫色的,墨色等等,它们身姿绰约,有时灵动可爱,轻额含笑,有的如小家碧玉,有的如大家闺秀,有的温婉端庄,有的艳情四射,有的含羞答答,一个个迎风摇曳,偏然起舞,柔情绰态。当我们越过洪湖公园到达人民公园时,视觉便被这一大片一大片的花红柳绿给冲击。前一刻还停留在空灵的仙镜般中,下一该便感觉到了热情洋溢的凡尘,是如此热情妖艳,如此媚惑。忍不住掬一朵,俯身轻闻那淡淡花香,心灵犹如荣泉洗涤般,涓涓流过全身筋脉,阵阵舒畅。

这里集月季,玫瑰,蔷薇的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品种,大如碗口, 小得精致,余晖斜映,淡淡晕黄点缀,红的妖冶,粉的浪漫,墨的温暖,黄的温馨,白如洁玉。花团锦簇,片片相接,有如漩涡甚至看不到里面的花蕊,蕊花并蒂,紧紧相依,有白红相间的,粉中泛黄的,墨棕相缠的,数不胜数。有许多摄影爱好者忙碌抓拍的,有情侣相依踱步花间的,黄发垂髫的老人静坐木椅,他们行动不便,但他们安祥含笑,默默欣赏,整个花海洋田里洋溢着一派静宁之象。虽然我们也带了相机,但最多只能算半吊子,不过,拍得再烂也不引为意, 至少我认为,再栩栩如生的作品,均留不住花的清新空灵,秀美莹洁,它们诉说着生命,它们可歌可泣;他们诉说着美丽,代表着春的印迹。

有人说养花之人均有一颗静宁淡泊的心,我不知道种植这一大片花海之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我知道一个养花爱花之人定有着超然空灵的心境。花的淡淡轻吟是他们乐此不疲的乐趣;花的轻浅笑语是他们心灵的慰籍;若问他们最爱哪一种,他们无可回答,因为它们各有千秋,均为伴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