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达夫的那片天空!(下)

武吉丁宜城区占地颇大,人挤喧闹的片区有多个,而且相当分散。笔者停留的片区叫华人区,市内最著名的名胜加当钟楼便正好坐落在这个区里。加当钟楼耸立在一个广场内,始建于1827年的荷兰殖民时代,四方形的阶梯基座,四方形的楼身,每面都有精致的两个圆形小门,下面三层起装饰作用,绘有垂直的花纹和条形窗,上面一层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镶嵌着一个钟盘,有趣的是钟面的罗马数字"IV" ,给写成了"IIII" ,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是为了纪念建造钟楼时捐躯的4位工匠。钟楼的顶端,端正地安坐着一座四角尖翘的加当式牛角屋,整座建筑物很巧妙地把西方建筑和米南加保文化优美地结合在一起。钟楼所在的广场有庄重的人文底蕴,有红男绿女熙来攘往的活脱氛围,也有新旧市场的汇聚。广场上一个特别吸引眼球的景象,是日夜都停泊着好些马车,马和车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开始时笔者以为这是专为外来游客而设的,后来才慢慢看出来,本地人也有用它作代步工具的。笔者逗留武吉丁宜期间,最爱在广场这方寸地流连;在广场附近吃饭、周围溜达观察众生相、逛新市场购物,也逛旧市场发现了新角度看广场——真的,那天闲来无事临时起意跑上旧市场楼上去溜达,无意中发现从这个高度和角度看广场,原来是别有一番大趣味的:居高临下观看,场面更开扬!气氛更欢闹!众生相更纤毫毕现!异国风情更浓郁动人!不知道郁达夫住在这山城的时候,已经有这个欢乐的广场没有?坦白说,郁达夫不是本人特别欣赏的作家,个人觉得他的笔锋稍输平淡,勾摄力不足。他的文章,早有论者评之为结构散漫,笔者也深有同感。真的,他的一些游记,本人常常读着读着,便恹恹欲睡:文词委实太平淡了,内容也太芜杂了。论文字水平,是典型的五四时代水平,放在今天,已不算怎么样了。作品可能不算伟大,但情操和奉献,却是让人永远景仰的。日治期间,郁达夫在武吉丁宜暗中帮助和营救了不少华侨以及印尼人民,据说他担任通译期间,当地没有一个中国人被杀害,偶尔有被拘禁的,经过他的暗中营救,不多久也都获释放出来了。

然而救活了不少人,他自己却惨遭毒手。郁达夫的遇害真相,至今仍属悬案,连遇害日期也莫衷一是。1985年9月27日,中国新华社援引日本学者铃木正夫的搜证材料,对外公布并证实郁达夫遭日本宪兵杀害。但这项公布所引的搜证是值得人存疑的,因为还有其他言之凿凿的版本,致死原因也说法不一,有说被扼死,有说被枪杀。事隔七十多年后的今天,笔者无法知道当年身不由己的郁达夫在武吉丁宜哪个角落生活,灰色的往事太久远了,也无从打听,只知道他在这片天空下呼吸过异国的空气,仰望过异域的晨昏,嚐过异乡的吃食。笔者今天亲临斯地,唯一能做到的,便是茫然眼望茫然地,抬头谛望同一片肃冷的天空,低头凝视每一个沉寂的街角,空自追忆一个亲爱的同胞,一个孤独的灵魂曾经落拓流放此地,曾经忧郁徘徊左右!除了心中萦绕着郁达夫,这次千里迢迢飞到苏岛的武吉丁宜来,其实还有一个主要的目的——看斗牛。话说苏岛上有一种舉世闻名的民俗奔牛,名叫 Pacu Jawi ,举行的地点就在武吉丁宜周边的乡镇。不同于西班牙的斗牛,印尼的斗牛是赶牛奔,斗士两脚站在两头牛拉的耕犁上面,双手拉着牛尾,没有任何安全防护下驾着牛狂奔在泥泞的水田里。为了让牛跑得快,沿途得咬着牛的尾巴,让牛疼痛刺激它一路狂奔,快到终点时还得加把劲狠狠冲线。斗士除了靠勇气,还要靠技巧,计分时更要计较姿势和神态,是一种蜚声国际的特有看头的斗牛运动。笔者为了看特有看头的印尼斗牛,专诚跑到距武吉丁宜个把钟头外的 Batusangkar,不料到步后一打听,才晓得去不逢时,已过了斗牛季节,今年赛期完结,明年请早了,呜呼!看不着斗牛,只好就近参观了一座著名的故宫。Pagaruyung Palace,西苏门答腊一位故王的华丽宫殿,建筑风格是加当屋的极致版:屋檐极高耸、雕花极精美、装潢极考究,堪称古加当屋的极致活化石。天下的宫殿不外乎极尽富丽堂皇的能事,这座故宫里里外外富丽自不在话下,但毕竟是个小朝廷,所以说不上很堂皇。据说这座王宫跟马来西亚的皇室很有渊源,皇室每年都拨款修缮它。看罢故宫,武吉丁宜之行,也就在若有憾焉的心境下戛然而止了!国人是很少到苏门答腊旅游的,即使有,也大多选择北部的棉兰,一来那里的华人人口最多,二来那里也靠近苏岛最著名的名胜,世上最大的火山湖多峇湖。深处中部的巴东,便少见国人的足迹了。即便有,也多大半是为着看狂野的印尼式斗牛而来的。知道巴东大山里有片达夫的天空——武吉丁宜,知道五四时期著名作家郁达夫就在那里人间蒸发的,便少之而又少了。那片天空,自从一夜变灰,也就一路灰下去,七十多年了...............来凭吊的中国人,曾经有几多呢?
我看见达夫的那片天空!(上)

http://www.cnprose.com/portal.php?mod=view aid=23724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