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路情结

石板路情结

在外工作已有几年,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家乡村口的古榕树,想起那高高低低的稻草垛,还想到了富有乡村特色的瓦片……,而最让我魂牵梦饶的是村中间纵横交错的石板路。多少次,我梦见自己踏上了故乡久违的石头路,如同一个远行已久的游子回到多年不见的故乡。每当我回到故乡,看到石板路,我那颗属于熙熙攘攘尘世的不安的心灵会变得非常的恬静。我知道,不管我以后走到哪里,石板路烙在我脑海里的情结都挥散不去。

我经常意犹未尽地想起石板路是因为它承载着我童年的回忆。小时候,每当太阳越过屋檐的棱角,投射在石板路上,现着斑驳的光线时,我就踏上石板路,穿走在温暖的阳光里,向村里的学堂走去。这时候,石板路也像是被太阳唤醒了,热闹起来。斜戴草帽的村民扛着犁耙牵着黝黑发壮的水牛走向他们熟悉的田野,牛儿呼朋唤友的声音穿巷而过;穿着碎花衬衣的浣洗姑娘手挽着装满衣服的水桶,谈笑风生,清脆的笑声荡漾在乡村的上空;背着书包的少年驶着铁圈,从人们的旁边不断掠过,身上的军绿色的书包在有规律地摇晃着,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 ……石板路像个慈祥的老者,一边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边满足地看着这一切。石板路是多彩的、充实的,一如我儿时彩色的梦想。

石板路不仅留有我童年生活的影子,而且也镌刻着祖辈的足迹。踩在厚实的石板路上,抚摩着泛黄的砖墙,思绪一下子穿越时空,回到了村庄发祥的年代。朴实的祖民门携妻带儿,穿州过府,来到了这块四面环山的土地上。要致富,先修路,祖辈们当然知道这亘古不变的生存哲学,于是他们肩挑背驮,把大大小小的石块一块一块地填进泥土中,如同填进一个个安家扎根的夙愿。敲击石块的声音、扬起的石粉预示着乡村的生生不息。物换星移,朝代更替,多少生命在这里诞生,又有多少人在这里作古。祖辈们的栉风沐雨、安居乐业、春种秋收都烙在了石板路上。石板路更像一幅历史卷轴,上面跳跃着几十代人奋斗的身影。

厚实的石板路像饱经沧桑的爷爷恬淡地包容着一切,在他面前,我愿意做一个撒娇的顽童,无须伪饰,不必矫情,更不需阿谀逢迎,还自己一个纯真;石板路也像温柔朴实的母亲,从小到大,一直对她的孩子谆谆教诲,让我在物欲横流中找到来时的路;有时候,我更觉得石板路是我儿时的伙伴,在奋斗的岁月里,他陪着我穿走在钢筋水泥的世界中。我找不到,也无须再找什么词汇形容石板路,因为它切切实实地在我身边,从未走远。

时下,新农村建设的号角吹响祖国的每一个角落,我在为祖国的繁荣昌盛欢呼雀跃时,也在眼睁睁地看着从未走远的石板路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当钢钎撬起一块块厚重的石板时,我如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孩子般无助。

新的水泥路代替了原来的石板路。每次回到家乡,我怅然若失地行走在水泥路上,去捡拾那些还没有被水泥封住、零碎的记忆片段。我走走停停,给每一个熟悉的地方贴上思念的标签。侄子百无聊赖地跟我走着,从小生长在钢筋水泥世界里的他当然不会明白我的思绪万千。

随着村庄的变化,对于石板路,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我也是在当白天的喧嚣落下帷幕,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就意犹未尽地想起石板路,亦或是在梦中找寻那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石头,找寻石板路上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