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间最美的情郎

五月的梨花仍在傲然,暖风摇曳着枝叶频频点头。阳光似的笑颜仍旧温暖,如水的日子却越走越远。初夏的早晨,惊醒了谁渴求怀旧的心,遥望那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少年郎踱步走来。

你在我的梦中,我在你的身影里。你在我的想象中,我在你的生命里。你离我越来越近了,你的轮廓那么清晰。我似乎看到雪域高原上那重重的殿宇,在肃穆、安然的世界里你双手合十,在祈祷,在呼唤。周围是那样的静穆,只有凉风吹过房檐送去的那一抹孤寂。听,风所到之处,无不带着你清朗的气息,风从你的眼角拂过,看到了眼里的落寞与慈悲,风从你面庞经过,融入了你生命的温暖与多情。你是那翱翔于天空的雄鹰,在雪域的上空尽情展翅,你是布达拉宫最大的王,你是人间最美的情郎。

是的,曾经有这样一个地方让我无限遐想,那里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站在高高的山上,似乎天就在我的头上,我只需稍稍踮一下脚,就能触摸到天上。看惊散的流云匆匆飘过,看远处的夕阳映着雪莲,看雪山依偎着高原,看圣湖倒映着群峰。这真的是一幅美妙的人间画卷。

因为有你,我愿意在此,看格桑花开一路,看人间的冷暖无常。因为有你,我愿意在此,在你的诗行里沉醉,在你的诗行里不醒。人间最美的情郎将唯美的诗句遍洒在西藏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引无数性情中人收拾行囊来到这片诗意的地方,追寻少年的足印。是什么造就了这些最美的诗句,又是什么给了少年诗意的情怀。真实的情感可以让每一片荒芜的土地瞬间丰盈,美好的故事也会给每一株草木赋予了灵性。仓央嘉措为西藏雪域带来了这份神奇。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宿命可以重来,我想仓央嘉措可以和心爱的姑娘一起欢畅,可以不辜负彼此相爱一场。当心爱的姑娘终于知了仓央嘉措为五世达赖转世灵童时,又是一种怎样的绝望。纳兰容若说“人生若只如初见”,若每个人都能做到最初的美好,那样没有伤害,没有深刻,没有刻骨铭心,是否就真的圆满了呢?他是那样的一个至情至性之人,当心爱的姑娘最终无望的嫁与他人,他又怎样度过这场情劫,那消瘦的身影在烛灯下必会了然孤寂。宿命终究无法抗衡,他的人生又是一种怎样的痛苦。世人尽可原谅他做为佛而仍有的人间情爱吧。

关于故事,要怎样书写才能解开那些错综复杂的发生,是谁在思念中度过流年。是那雪域最大的王,是那人间最美的情郎。既然喜欢,何必牵强,无论是否遇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