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菜情结

                                        岁月匆匆,不知不觉中即将步入花甲之年。时光带走了许多许多,繁纷的往事大多渐渐模糊起来。唯独有关野菜的记忆始終清晰如初,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野菜情结愈加的浓厚。         我的家在陇中的一个小山村,这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原贫困山区,生态脆弱,土地贫瘠,区位偏僻,信息闭塞。         父亲是憨厚老实的农夫,矮墩壮实,在旧军队认识了有数的文字;母亲是勤劳善良的农妇,一对曾经被缠过的半大不小的脚,身体单薄廋削,一字不识。           我出生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在中国当代史上是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时段,外患内忧,人祸天灾,家国两难,史称三年困难时期。依靠着国家的全力救助和自身的顽强抗争,大多数人总算熬过极其艰难的三年,生活有了一定的改善。但由于种种的原因,如何填饱肚皮依旧是此后十多年间人们日思夜想的头等大事。         在那困难的岁月里,形形色色的野菜就和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父母亲的言传身教下,刚会记事的我就已经熟识了苦苣菜、蒲公英、车前草等好多种家乡的野菜。学会了食用野菜的辨别,采挖,裁拣。从童年到少年,野菜都是我们的重要食材。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几乎顿顿离不开野菜相伴。尤其是苦苣菜,母亲用它和着少量的面粉变换着做出不同的食物,苦苣饭,苦苣饼,苦苣箘箘,苦苣浆水等等。略带着苦涩味儿的野菜食物,虽然谈不上香田甜可口,但却实实在在的帮助人们度过了灾荒,度过了艰难的岁月,养活了我们的生命。朴实的母亲常常带着认真和感激的神情说,是苦苣菜救活了我们。         不幸和困难总会过去的。时光的步伐迈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华夏大地,城市农村,北国南疆,到处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绝大多数人再也不会为吃饱饭而愁肠百结,自然也不再为填饱肚子吃糠咽菜,辛劳一生的父母早已故去,我也早已离开生养我的故乡谋生了。但是每当回忆当年,母亲提及野菜时那感激认真的神态依旧在我眼前浮现,一朵朵鲜嫩的野菜仿佛在我眼前灵动,一缕缕野菜的清香真切地在我心头飘荡。我对野菜产生了一种独有的情怀。无论是因公下乡,还是走亲访友,亦或是休闲旅游,触景生情,每当看见那熟识的野菜,总是感到格外的激动 ,格外的亲切。        忘不了生我养我的家乡,忘不了家乡的的山山水水 ,尤其忘不了家乡的野菜。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