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不老

老屋在风雨飘摇中伫立了几十载,雨淋,日晒,使尖锐的砖角变的圆润,老屋为此添了几分沧桑,多了几段故事。

老屋的结构特别,中有一间大厅,两旁是对称的小厅和房间,就像一个母亲与一对儿女依偎在一起。与北京四合院颇为相似却又有着不同的韵味。

老屋不算老,只能追溯到爸爸小时候而已,听爸爸说他从小就生活在那里,老屋里记载着他的童年。我也从小生活在老屋里,孩提时的事儿被老屋记录着,而我也珍藏着这老屋的影子。老屋是瓦房,屋里不大明亮,只有小小的窗户和那玻璃天窗投进一缕缕光。在我记忆里使我印象最深的,是楼梯旁的那木窗,窗虽小,却照得楼梯处很明亮。孩提时,总看到哥哥坐在窗口的楼梯级上做他的小玩意儿,或是带有小马达的小船,或是风车,或是风筝……哥哥做出来的东西总会让我佩服他,一直在研究他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但终以想不出而告终。

老屋有两层,二楼的地板是木板铺就的,上下全靠一条木梯。尚记得小时候四兄妹睡在楼上,旧式的楼梯是没有扶手的,爸爸为了我们的安全,自己做了一些护栏,老屋就这样又多了一点特色,使老屋更添一缕温馨。

在我上学前班时,爸爸盖了新房子,也就在那年,全家人搬离了老屋,但新屋与老屋相距不远,我仍然常到老屋去玩。但几年后,老屋再也无法捍卫它的完整性,邻家要盖新房子,就打算把属于他的那一侧房子拆了,于是,把大厅与另一侧的小厅拆了,那泥砖也敲碎撒到田里了。现在只有我小时住的那一侧屋子伫立在那里,看起来孤寂,寥落。

直到现在,爸爸有时还会去修缮一下那半老屋,纵使现在已经有许多高楼拔地而起,但爸爸仍舍不得把它拆了,因为那记载了两代人的快乐。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老屋仍在那里为我们记录一点一滴。老屋里窗依旧,瓦依旧,护栏依旧,我们的情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