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木棉花

那一年冬天,细雨霏霏,微风习习,我独自背着背包,从寒冷的北方来到了四季如春的海南岛。生活环境的棸然变化,工作上的不尽如人意,如雾漫过爱人用爱包裹满满的心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随着日子的推移,看惯了白雪皑皑冬天,桃红柳绿春天的我,渐渐厌倦了满眼黯然的绿色。死气沉沉的春天单调而落寞,心也如同一潭死水,再也泛不起一丝波澜。

沉闷的暗绿,沉闷的心情,每日重复着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的轮回。直到有一天,早晨坐着通勤车去上班,在一个山路弯弯的转角处,不经意地抬起眼皮,茫然地望向窗外。啊,一树火红,就在右手边的车窗外,虽然只是行进中的一闪而过,却足以警醒昏沉忧闷的我。我不顾车内人多,兴奋地对着爱人大喊,我看见一树红花!爱人示意我失态了,然后轻声说,那是木棉花,每年二月里开放。木棉花?我第一次听说。于是急切地想知道有关木棉花的种种,爱人也不是太了解,但总算搜肠刮肚,让我知道了个大概。那天早晨,非常例外地,感觉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单位。

北方长大的我,从未见过这样震撼人心的一树红花,它不像家乡的桃花娇弱,也不像家乡的梨花矫情。它树形高大健硕,花色艳丽如火,就那么行进中的一瞥,便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那一树炫目的红瞬间驱散了盘绕在我心头多日的雾霾,如同太阳钻出厚厚的云层,心里一下子敞亮起来。它让我感受到了海南岛春天的气息,让我明白了,只要打开心扉,其实海南岛也有激动人心的春天。

从此,我特别留意木棉花以及与木棉花有关的一切。

有一天,我在单位办公室门前的阳台上发现了同事晾晒的一串红花,大大的花朵,厚实的花瓣,绵密的花蕊,紧致的花托,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赶紧跑去问同事,她说这是木棉花呀,每年我们都会捡一些来晒的。哦,木棉花,三个字就那么轻轻地触碰到我的心弦。可是晒来做什么呢?煮水喝呀,煲汤也可以的。见我满脸疑惑,又补充道,这个很凉的,特解暑。噢,原来绚美的木棉花也会有很现实的功用。

然而,稍为遗憾的是,接下来的几年,虽然每年春天都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在转角处如约看到木棉花,却始终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后来因为换了单位,更是连在车里的一瞥也成为了奢求。木棉花成了我内心深处一个隐隐的梦,有时感觉近在咫尺,似乎抬脚就可以见到,有时又感觉遥不可及。

直到那一次,随着木棉花采风团去到木棉花盛开最密的地方采风。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霸王岭脚下的宝山村,宽阔整洁的村道,道路旁争奇斗艳的木棉花。尤其令我惊叹的是,村里篮球场的边上竟然也是大棵大棵的木棉花,微风吹来,花儿从高高的枝头一路旋转而下,然后“啪”地一声落在篮球场上,动作干脆利落,落地铿锵决绝,即便摔得“头破血流”,也不见一丝的含糊。一种英雄般的阳刚之气,不觉振奋人心。

站在木棉树下,遥望那些高高挂在枝头的花朵,艳美、单薄,像是一只只千纸鹤,在微风中飞舞,在阳光下闪烁。不禁令人遐想,是谁折叠的千纸鹤,又是谁把它们一只只挂在树上?那些虔诚的愿望呀,是不是因了它们,木棉才拥有了这般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还有那些山岭上,田野里,小溪旁,稻田埂的木棉,它们身材高大挺拔,虬枝直指向天空;它们姿态静谧,巍然挺立;它们像忠诚的卫士,守望着田野山间;它们像一团团烈火,热烈而奔放;它们像一把把火炬,神圣而庄严。它们装点了乡村山野,它们让海南岛拥有了红色的春天。

那也是一个收获满满的日子,我除了近距离欣赏到木棉花,身临其境感受到木棉花的魅力外,还从文友处获得了许多关于木棉花的知识和传说。更意想不到的是,木棉花瓣竟然能吃,而且当天中午就尝到了一盘鲜美的清炒木棉花。花是我们自己拾来的,都是刚落地的那种新鲜又干净的。清炒木棉花看上去色泽鲜艳,吃起来滑爽清甜,虽然花瓣表皮略显粗糙,但一点也不影响口味。总之,那是一道闻所未闻的美食。

木棉伫立于广袤大地,生存于万物之间,蓝天是它们的背景,白云又把它们衬托。它们有非凡的气质,独特的魅力,能带给人一种莫名的激情,传递一种奋发向上的正能量。

邂逅木棉花,让我的生活从此积极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