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人生光景

瞧这人生光景

夕阳的余晖,轻柔如梦,宛如霞丝,掩映着高楼、绿树、花草,心如这美丽的黄昏,凝视着,沉思着,老一辈的人生光景。

晚景生活,老来乐

我轻轻地走进安居楼前,一棵高大的垂首柳下,瞧这阵势,六人组合,正在打扑克,“快出,该你了。”“喔,想赢我,我就不让你出,咋的?”“妹子,我让你,我不要。”,咯咯咯的笑声,我不忍搅局。

驻足了几秒后,看着专注地盯牌的母亲,我的眼眶有点湿润。父亲去世时,姐妹们为了把母亲接进城里,还是尊重母亲的意见,把母亲留在乡下,煞费苦心。

母亲不想进城,城里让母亲感到陌生,母亲总说她已经习惯了乡下的生活。

但是姐妹们还是觉得把母亲接到身边,照顾起来方便呀!母亲许是拗不过我们,这不,住进了安居楼里。

安居楼里住着许多从乡下进城的老人,有的是来给子女带孩子,有的是来享享城里的福,更多的是得益于党的好政策,办理了五七工,家属工,摇身一变,成了享受社保养老的,国家退休人员,每月定期领取养老金。

阿姨说:“从来没想到啊!还有这好事,让我摊上了。叔叔说:“这下不用给子女增加负担了。”阿姨说:“有了钱,我看病不愁了,现在呀吃药比吃饭还贵。”叔叔说:“有了养老金,我活着也有奔头了。”

树荫下的牌局上,叔叔阿姨们,说着、乐着、玩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我轻轻地蒙住母亲的眼睛,期待给母亲一个惊喜。“谁呀!快放开,该我出牌了。”我笑着叫了一声妈。母亲回转身,把家门的钥匙塞给了我:“老四,你先回去,我摸完这一把。”“我没事,你继续玩,就是来看看你。”我拿着家门的钥匙上了楼,提着血压计又下来了。“妈,来我给你量一量血压。”阿姨们望着我笑眯眯地说:“多孝顺的女儿呀!给我们也量一下,沾沾你妈的光。”

我一个一个给阿姨们量着血压。心想人老了,肩上少了许多人生的责任、义务,该歇歇脚了,享享清福了,但是许多的疾病却不期而至,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药不离身不说,还要忍受疾病的不适,想吃点好的,医生总是这不允许,那要少吃。

喔!阿姨,您的血压有点高。阿姨笑眯眯地说:“不碍事,好几年了呢!咱现在已经想通了,能吃就吃,能乐呵就乐呵乐呵。

邻里和谐,活出岁月的精彩

母亲进城后,我们总怕母亲孤单,争着抢着要接母亲去住,但母亲知道我们上班忙,还要照顾家,管孩子,宁愿自己住,也不愿给我们添麻烦。

母亲勤劳的品质,从乡下带进了城里。每当下雪的时候,母亲总会早早的去扫雪。在母亲的带动下,叔叔阿姨们,就连年轻人也不睡懒觉,带着小孩去扫雪了,还顺便教育孩子,加油扫,不能让奶奶累着。看到有人在树荫下晾干菜、择榆钱、做针线活时,母亲总会搭手帮忙;谁有急事了,把小孩托给母亲,母亲也乐意照看;左邻右舍知道了母亲是个热心肠,把关爱照顾也都默默体现在了行动中。有人给母亲端来了刚刚煮好的水饺;有人给母亲送来了腌制好的咸菜、萝卜干;有人给母亲端来了蒸好的榆钱茕茕;有人给母亲送来了还没抖落清晨露水的野菜,有人给母亲端来了腊八粥;有人给母亲送来了子女送来的锅盔;有人……

母亲喜欢上了这个大家庭,姐妹们给母亲送去的蔬菜、水果等,母亲总会分一份给左邻右舍,母亲说这是心意。

叔叔阿姨们总会邀母亲一起去逛超市,一起去排队体验健身器材,一起去购换积分礼物,一起去买衣服。记得以前都是姐妹们争相给母亲买衣服。当我有一次把买好的衣服送给母亲时,母亲说:“老四呀!你以后别给我买衣服了,把钱给我,我邀一单元的那位阿姨给我参谋着,她的眼光可好了,快八十岁了,穿出来的衣服还挺时尚的。”我惊异地看着母亲,心里释然了,更多的是欣慰,母亲终于懂得经营好自己的生活了,而且有了自己的想法。

母亲快乐的心情,也感染到了我们姐弟。姐弟们常说,母亲幸福了,我们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