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肉菜饭

久居农村的母亲不善烹饪,在她会做的菜肴中,既当饭又当菜的咸肉菜饭是我的最爱,每次都让我胃口大开、欲罢不能。咸肉菜饭虽然不是什么名贵食品,但它那独特的味道,让我恋恋不忘。

小的时候,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很长时间难以吃到荤菜。我和弟弟由于营养不良,个头长得不太高。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方设法改善我们的伙食,咸肉菜饭就是那时候母亲用来改善我们伙食的主要菜肴:用自家地里长得青菜和杀年猪后腌制的咸肉,定期做咸肉菜饭给我们吃,好让我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咸肉菜饭,其实是米与菜唱主角,咸肉是辅助性质。母亲做咸肉菜饭总提前做准备,先到菜园中拨回四、五棵青菜,洗净砌成断,再到厢房的米袋中用碗舀两斤左右大米,倒入米篮中,来到河边水码头用清水淘净。然后,到碗柜中拿出斤把咸肉,砌成肉片放在碗里。一切就绪后,母亲把淘好的大米倒入锅中,兑定量的冷水,到土灶后,往灶堂内推柴,用大火烧锅。锅开后,母亲把先前准备好的青菜、咸肉等放入锅中,用锅铲用力地翻炒,直至搅伴均匀,再盖好锅盖,继续往灶堂推柴,用炆火烧锅。看到母亲做咸肉菜饭给我们吃,我和弟弟总跟在母亲身后,帮助捡个菜叶,往灶堂内推个柴火,忙的不亦乐乎,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不一会,厨房中热气腾腾,屋顶笼罩在烟雾中,鲜美的大米香,夹杂着青菜清新味,透着咸肉的醇香,瞬间弥漫开来,沁入脾肺、直冲脑门,直觉神清气爽,精神十足。我着急要打开锅盖,品尝那人间美味,母亲却拦着我说,咸菜肉饭还没熟透,现在打开锅盖,等于做了无用功,夹生的菜、饭不能吃,倒掉十分可惜、浪费;再等半个小时间,烧几个饭锅火,咸肉菜饭就好了,保证管够。在焦急等待中,母亲打开了锅盖,看见一锅咸肉菜饭绿茵绿、亮晶晶的,让人馋涎欲滴,迫不急待地用锅盛上一碗,囫囵吃着解了馋,再盛上一碗,这才细细品味:味道真好!咸肉菜饭吃在嘴里,鲜香味美,油而不腻,直接挑战味蕾。吃到块咸肉皮,很Q,嚼在嘴里,劲道十足。咸肉菜饭真是色彩丰富、味鲜喷香,不需任何下菜饭,我一碗接着一碗,吃得肚大腰圆,肚子撑不下了,才肯罢手。摸一摸滚圆的肚子,很是惬意;抹一抹油嘴,过瘾,爽快。

就连那咸肉菜饭的碗巴,吃起来也是别有风味的。每次吃完饭,母亲都把锅中的咸肉菜饭打起来,放到米篮中,再往灶堂中推几把稻草烧锅,炕咸肉菜饭的锅巴给我们吃。炕好后,我们用锅铲把锅巴铲出来,拿在手上,轻轻一扳,“咔嚓”一声,分成了几瓣。锅巴上有油、咸肉、青菜点缀,非常诱人,迅速放进嘴中咀嚼,嘣脆、喷香、爽口,吃了一块又一块┄┄母亲是个非常勤劳的人,总闲不住,不是长瓜种菜,就是饲养牲畜,目的就是给我们多做咸肉菜饭。每次吃咸肉菜饭,准让我们管够。母亲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脸上很是高兴,自己从不舍得多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慢慢地,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家条件也有了很改善,吃顿咸肉菜饭也不是什么吝啬的事,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咸肉菜饭一直伴着我成长,直到当兵以后。离家二十多年来,很少吃到咸肉菜饭。如今,每次回农村老家,我都要请母亲做顿咸肉菜饭给我吃。吃着香喷喷的咸肉菜饭,打着响亮的饱嗝,我总在想,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生活即便遇到烦恼、忧愁,困难、挫折,但还有什么坎过不去呢?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