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我的最爱

         我素来崇尚梅花。

形态美艳的她,被誉花中之魁,十大名花排首位;馨香沁人的她,被称暗香疏影,花中君子是状元;并肩松竹的她,被尊坚强象征,岁寒三友有其名。

       我向来敬仰梅花。

在冰冷日子里凌寒怒放,梅花刚强坚毅,深为文人墨客赞颂;于彻寒时节中迎雪盛开,梅花高洁不屈,备受普罗大众青睐。

     梅花,我的最爱。

     面朝梅花,仿佛绝句耳畔响:“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贴近梅花,我是深深被陶醉:恍若相约陆放翁,听其《梅花绝句》吟。齐观暗香疏影至,共赏夺目红梅开。

凝视梅花,各位良朋你来看:一年严冬寒凉袭,冷风吹、冻雨落,但觉梅香沁人。

注目梅花,众多好友你细瞧:一载腊月冰雪到,玉尘飘、银光现,却见梅红妆点。

       梅花,我的最爱。

梅花,众所周知:基于其华美的外形,凭借她秀丽的内质,梅花教人崇尚不已。

梅花,无人不晓:不惧霜雨冷的坚毅,傲视冰雪寒的刚强,梅花使人敬仰有加。

梅花,不言而喻:原是世上朴素种,经人文特质赋予,猛地华丽一转身,化作搏击严寒的战神。

梅花,就是神奇:本属四野多见物,被芸芸众生看好,骤然时尚大演变,成为坚强不屈的象征。

       梅花,我的最爱。

       在美梅花沐浴艳艳冬阳的时日,去观赏阳光下梅花静态娇美--我亦观亦赏:或直立或斜仰或平伸,梅树的枝枝绿色横担上,结出捧捧红瓣,红瓣拥着簇簇浅黄--绿枝红瓣浅黄蕊,素颜已可称明艳!锦上添花的是,艳黄冬日,让绿枝铺以金膜;使红瓣镶嵌金玉;将浅黄染成金黄--金枝玉瓣金黄蕊,金日相伴成娇美。好似一幅梅花静态娇美图!

遇俊梅花约会阵阵冷风的时节,去细察冷风中梅花轻巧灵动--我细看细听:冷风来,枝干略略摇曳,刷刷有声;冷风到,横丫轻轻摆动,吱吱作响;冷风拂,花朵微微振晃,沙沙发音。于是,在深冬的风里,枝干摇,展纤姿;横丫摆,现柔情;花朵晃,送诗意。恰如一片梅花风中灵动景!

   逢俏梅花相见丝丝冻雨的时段,去赞叹丝雨里梅花晶莹高洁--我连赞连叹:飘飘洒洒的冬雨,迷蒙双目。这时,他花皆凋零;这刻,地草多肃杀;这情,红梅呈晶莹;这景,冷蕊现高洁。丝丝雨啊,其柔情洒大地;朵朵梅啊,她晶莹透亮红。正是一袭梅雨共舞曼妙情!

       梅花,我的最爱。

       等到梅花对阵纷纷飞雪的时刻,去感悟梅花迎雪盛开的坚强--我认真观望:纷纷扬扬的瑞雪,弥漫天地。此时,多花已退隐;此刻,众树披素洁;此情,艳梅迎雪傲;此景,花魁正盛开。瑞雪,玉洁中孕育春绿;红梅,赤瓣金蕊把春报。好一道梅雪争春空前景!

       待至梅花际会闪闪银冰的时辰,去见证梅花凌寒怒放的雄姿--我凝神注视:闪闪亮亮的银冰,覆盖四野。那时,百花戴晶莹;那刻,万木穿银装;那情,寒梅逢冰挺;那景,寒英在怒放。耀眼银冰,清亮里玲珑剔透;夺目傲梅,怒放中展现雄风。好一派梅花怒放威武姿!

     偶见梅花栖身冷冷墙角的时候,去惊呼幽幽暗香疏影的谦逊--我竖耳聆听:恰似好诗身旁诵,“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啊,名花之首、花君之长和“岁寒三友”之一的梅花,不与百花来争艳;不和千树去竞美;静角悄然独自开--其谦逊情、低调意,万物为之感慨!此情此景此《梅花》,介甫先生有感发。此时此刻如入梦,相约半山卧花中……好一种暗香疏影不骄志!

      梅花,我的最爱。

      梅花,艳艳冬阳下,她妆点世间,教人赞颂。

     梅花,阵阵冷风中,她倔强挺立,使人感慨。

     梅花,丝丝冻雨里,她傲视群雄,令人称奇。

     梅花,纷纷飞雪时,她迎雪盛开,撼人心魄。

     梅花,闪闪银冰上,她凌寒怒放,催人奋进。

     梅花,冷冷墙角边,她谦虚低调,让人惊叹。

     梅花,我的最爱。

     面朝梅花,心生崇敬,不独有我--宋人铺纸挥笔,《山园小梅》诗成:“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我以为,林逋对梅花的崇尚情和敬仰意,是荡漾字间、跃然纸上啊!

     梅花,我的最爱!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