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年轮上的亲情


   太阳的温暖、雨水的滋润、大地的慈爱,树把这份亲情刻在身体里,一年一轮地记载。

 社会也随着时代的变化,人间把亲情像年轮一样,一圈一圈地镌刻在记忆里。

 上世纪那些年代,春夏之季青黄不接,闹饥荒是常有的事。记得那天父亲拿回来一个米面馍,递给小弟吃,小弟却递给我,我又递给母亲,母亲再拿给小弟说,“我不饿,你最小,吃吧”,那些年,父母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饿”。二三月(农历),队里几乎家家断粮,我们家也不例外,但每当我放学回家,母亲就会递来一碗苞谷粥,说:快吃吧,我们吃过了。明知父母吃的是野菜,借来一点包谷面给儿女们,却总是说“我们吃过了。”寒冬大雪天,父母让我们在火炉边取暖,自己迎着刺骨的寒风雪花,去队里干活,收工回家还去树扒砍柴、下河边挑水、洗衣服,也总是说:“我们不冷。” 面对饥饿寒冷的季节,望着空旷清新的夜空,我唯一隐藏的情绪,是说不出的亲情。

 在那个时期,若有谁家接媳妇或嫁女,乡里乡亲的都会来恭喜凑个热闹。张家在地里摘些菜拿去,李家装些鸡蛋送去,王家赶忙逮只鸡,周家取几块钱塞给主人手里,说不算礼节是遮个手。也有没啥拿而空着手去的,说主家办喜事来恭喜,没礼出力凑个人气。主家也会笑脸抱拳相迎,说人到人情到,有心帮忙就好。至于那些叔伯姑姨舅家们,更是不分远近,跋山涉水地赶来,拿啥不拿啥都是大驾光临,全都满心欢喜。那时,无论谁家有个大凡小事,都会自发赶来给点帮衬出份力气,淡淡的是礼节,浓浓的是情谊。

 到了腊月,吃泡汤肉,是乡村一缕很极致的味道。不管谁家杀过年猪,只要知道哪天请杀猪匠,亲朋好友就会及时赶来,一个院子的或上坎下屋的,甚至一个小队的人都会聚来。一大早就有挑水的,劈柴的,端桌椅板凳的,择菜淘米的,搬锅烧灶的,习惯性的自然分工,干自己拿手的活儿。晚来的是老人们,扯把椅子说古道今,赶来的亲友们,端条凳子谝闲传。一顿泡汤肉,大家帮忙大家也帮忙吃,吃得女人们笑开怀,逗得老小开心乐,秆秆酒喝得男人们晕天醉地,那甩开嗓门的划拳,一直要划到月偏西星星散。

 那些年代里,走亲戚看朋友,是一种心情,也是一种温馨的人际关系。不管有事没事,亲朋之间,好久没见面了,就有一种念想,就有一种挂牵。虽然乡村无路无车,又山高路远,全凭步行,却阻挡不了牵挂的亲缘,拦挡不住念想的友情。这种存在大脑的执念和心力,支配双脚哪怕走出血泡,也无怨无悔,只要见到了对方,一切艰难苦累都会烟消云散,剩下的尽是喜悦和快乐。那时常说:亲戚要走,越走越亲;好友要看,越看越好;久而不走,亲的变疏,远而不看,友情减半。因此,隔一两个月,亲戚就会相互走走,朋友也会来去看看。路远的一天打不了来回,主家也会留住一两个晚上,拉拉家常,吐吐心声,彼此畅言近来的变化和今后的打算,敞开心怀地释放思念之情。

 若是忙得实在抽不开身,或路途特别遥远的,人们就依托“信来信往”帮忙,以信代己“走亲访友”。写信,在那时不仅是一种关爱问候,更是一种情感交流。若是自己不会写,四处找人托人也要写,不然就会心神不安,还会跟自己过不去。信中文字,虽然没有见面那么直接,但嘴上不好说的,信上可以充分表达。当时最时髦的“恋爱信”,就被称为“邮路上的爱情”;当时最看重的父母子女间、同事朋友间交流的“问候信”,就被称为“信封里的亲情友情”。信尾的“就此止笔,下次再叙。”或“就此停笔,等候佳音。”收信人都会认真思考,想方设法地及时回信。因而有信来,就一定会有信往。

 那个期间,干部是要打起背包进队住户的,真实地与农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干部驻队,吃的是派饭,由生产队长挨家挨户派,那时派定的农户也很穷困,但总会拿出家里最好的饭菜来接待。派饭要交付粮票菜钱,多数农户会不收,干部自己就买些粮食或生活用品送去,不占便宜不亏群众,干群关系越住越亲。进驻农家的干部,视住户为亲人,会主动起早帮他们挑水,扫地,然后一同去生产队里干农活。在劳动中了解队里情况,听取农民意见;休息时讲解上面政策,宣传时事形势,处理一些问题。每半月回公社一天,集中汇报队里困难和农民所求,并接受下半月住队工作任务。当时叫“上情下达,下情上传”,干群关系亲如一家。

 ……像这样的亲情,无以数计,都以时间刻记在了人们心中的年轮上。 

 时间的年轮飞转,转出了火车、飞机、高速、动车这些交通工具,还转出了通往乡镇的柏油公路,通村通组的硬化水泥路,让千里不再迢迢、路途不再遥远。时间的年轮,又转出了信息化,人们有了手机、电脑,QQ、微信回复,再有了视频聊天,距离似乎不存在了。时间的年轮,同时还转出了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从贫穷到致富,从温饱到小康。

 时间年轮转到现实,交通的便捷,联系方式的便利,生活水平的提高,似乎亲情逐渐淡化了。有人俏皮地把古人的名句改编成:“以前‘有情千里来相会’,现在‘无言对面不相识’”来形容人们的心境与情感。

 一位同学举例说:去年,他好不容带着老婆孩子,从2800多公里的新疆来到海南,与父母一起过年。他父母看到一家人团聚,好不感动。可他和老婆孩子呢,大年三十却都忙着耍手机,看的看微信,发的发红包,打的打游戏。过一阵他回头看了看父母,似乎是那样的孤独,眼眶里还含着酸楚的泪水。

 我也有体会,去年为了同学交流情谊,组织了一次聚会。来自四面八方的二十几位同学,我猜想久别重逢该是与前次见面一样,自发地朗诵诗词,清唱几首歌曲,发表慷慨陈词,抒发亲情友情,然后合个影吃一顿饭,热闹激情一番。结果,人是到齐了,可大家却围着摆菜的大圆桌,埋头于自己手机里的虚拟世界,唯有时空而旁若无人。

 如今,亲戚大凡小事不用走,发个红包了事;朋友同学不用看,发个微信便可;联系无需写信面谈,QQ回复视频一眼算数;习俗风情的吃泡汤肉,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样的现实,我或许杞人忧天,君可见亲情依旧!

   时代的年轮,刻下交通便利,联络便捷,生活富裕的印迹,这是国体亲情的民生提升和公益扩大,更是国体亲情的实力彰显与时代表达。若是理性思考:这样优越殷实的条件,应该更亲切、更贴心、更完美的加深亲情,表现亲情,与时代的发展同步同行。可是,人们却淡漠了亲情,这种淡漠是将国体亲情的公益性发展,替代了个体亲情的人文性进步,将物质发展的极大丰富,替代了精神意识的心灵感知。

 没有阳光,就没有日子的温暖;没有雨露,就没有五谷的丰登;没有亲情,世界就会是一片孤独和黑暗。智能的时代,必有智慧的中国亲情。岁月催人老,不老的是亲情。时代的今天,无论我们身处何境,身在何地,国家永远是我们最坚实的精神支柱,亲人是我们最理想的感情寄托,因为这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人的生命很短,只有几十圈年轮;人生路程很远,山高水长难觅通;人间缘分常见,漠不关心擦肩过。时间年轮一圈圈地跋涉,提醒我们叶落梅开,冬去春来。时代年轮是一圈圈的心情,启示我们心有所依,情有所归。

 时代亲情,就在我们身边,该用心去挖掘。让我们人人做一个有心人,去努力体验身边的亲情,更加丰富当今时代的亲情,刻写出多姿多彩的美丽人生。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