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归乡

冬日里,总是北风卷地,寒冷刺骨。在这寒冷而漫长的时节,人们往往喜欢窝在家里,不想出门,不愿远行。

  我的家在东北,冬日更为寒冷。而我,几乎每次的归乡都是在冬日。为了回家,我穿起更加厚重的棉衣,提起行囊,带着几分笨重和臃肿,在熙熙攘攘人群中挤来挤去。刚离家的十来年,经济条件不太好,飞机也没这么发达,每次回家都是坐火车。四天五夜,吃着方便面、火腿肠和榨菜,辗转于火车与火车站之间,三四次的换乘和等待,只为尽快赶到家中。其中有诸多艰辛,却不觉得辛苦。后来,经济条件慢慢好起来,我所在的这个边疆小城也修建了飞机场,回家也变得方便快捷,当天或者次日清晨即可到家。

   冬日归乡,人们往往认为就是“回家过年”。其实,也不尽然。从初冬一步步走向深冬,伴随着一个个节日。从“冬至大如年”的冬至, 到“过了腊八就是年”的腊八,再到“二十三,糖瓜黏”的腊月二十三小年,直到迎来阖家团圆的除夕,喜气洋洋的春节,还有随着热气腾腾的元宵、“龙抬头”的二月二,不管那个时段回家,都会赶上一两个或者三四个节日。这些节日宣告着,冬天是团圆的时节,通俗点说,就是一家人一年忙到头该歇一歇、聚一聚了。

这一年的归乡,依然是冬日,最为寒冷的隆冬时节。这一年,我离家20年。20年间,伴随着物是人非,世事变迁,我深深体会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慨与无奈。20年前,为了求学,为了工作,离开了家乡。那时,我还读不懂亲人们眼里的牵挂和内心的期盼,不懂离开家乡意味着什么。此刻我才发现,20年过去了,我是如此想念血脉相连的亲人们,想念这里的一草一木,想念曾经的生活。20年,家乡变成了故乡,时光变为了岁月。看着曾经玩耍的土地,走过的街,住过的老屋……那朴素的色彩,鲜活的日子,纯朴的生活,在这肃萧的冬日里,显得更加清晰,虽然早已物是人非,但这些熟悉的一切越来越明朗、越来越亲近,让我难以割舍。


冬日归乡,即使窗外大雪纷飞,亲人们团坐在一起,依旧温暖如春。冬日里,我听见家乡和亲人的声声召唤,归心似箭,冰天雪地里,我的脚步轻快而幸福。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