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梅———冬天的三种绝色

             冬天,似一首禅诗。枯藤,老树,空荡荡的田野,光秃秃的枝丫,植物以放弃成长与美丽的方式来抗拒严寒,人们龟缩在小屋子,裹在厚厚棉袍里.....冬天是一种被迫的休闲,一种轰轰烈烈地表演三个季节后的休闲,冬天,像个步履蹒跚,皱纹满面的老人,看起来是无缘于美丽二字的。 其实,萧瑟的冬天里潜藏着人间三大绝色——雪,月,梅。                                        雪花顿作梨花开      树不再结果,草不再开花,但老天却总会在某天性之所至之时,搅彻漫天彤云,然后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卷起漫天大雪,那些空荡荡的枝干一个夜晚便开满了洁白晶莹的六边形的花。世上最美的雪其实都飘在在唐诗宋词元曲里。北国的雪下的早,下得恣情恣意,苍黄,萧瑟的大地犹如披上了洁白的大棉袍。且随行走在盛唐边塞的大诗人岑参看雪去: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著。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漫天飞舞的雪花,如同暮春纷纷扬扬的柳絮,迷蒙了整个的天与地;西伯利亚的寒流长驱直入,刺破寒衣,冻彻心脾。     北方的雪都是大手笔,毛主席站在黄土高原遥望长江,看到的是:    “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沁园春 雪》      高原雪景,雄浑大气,自由而奔放,恰似伟人的胸襟与抱负。      江南的雪,总是姗姗来迟,犹抱琵琶半遮面,有时她才不管你等到花儿都谢了,她会爽约整个冬天。有时她也会在夜阑人静时,悄悄地降临人间: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白居易《夜雪》     只有敏锐多情的诗人才能读懂大自然的丰富多彩的语言,聆听到雪的脚步。许多人只有等到天明推开门窗,才会看到那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山中雪后》                                                      雪在月下,月在波心     春花秋月,人间绝色,在人们眼中,中秋月最圆最皎洁。其实江畔月色花容,也是美得令人忘尘忘俗,唐代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纤尘不染,晶莹剔透却又如梦如幻。还有什么比春江花月夜更美?     冬天的月色固然少了温馨,但更多一份清冷与禅意,美得深沉与冷静。犹记起姜白石扬州城的月色与雪色: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雪在月下,月在波心,花在桥边,空城一座,繁华一梦!孤独冷寂的心里有多少国恨家仇,一时消融在凄美的月色雪色之间。     相比唐诗宋词,元曲多了几分率性与随意,也就多了几分活泼,多了许多的烟火气息。     “一声画角樵门,半庭新月黄昏,雪里山前水滨,竹篱茅舍,淡烟衰草孤村。”——《天净沙 冬》新月黄昏,微雪水滨,竹篱茅舍,淡烟衰草,雪色,月色勾勒了一个清雅的背景,好一幅淡墨山水画,几分清冷,几分落寞,却又有几分生活的味道,一直觉得元曲里有一种市井生活的融融暖意。

      其实,只有雪月的词是极少见的,因为那样凄冷的夜晚人情何以堪?唯有点染上了梅花,月色与雪色才会灵动起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梅是第三种绝色。

       梅花,拒绝了风和日丽的春,也拒绝了天高气爽的秋,却嫁给了天寒地冻的冬,也许,那白雪皑皑,晶莹剔透的银装就是上天赐给她最美的婚纱吧? 

  梅和雪,是绝配,唯有梅花,才给了雪花一段清香,而,雪就给了梅世上最美的婚纱,尤其是红梅。

   南宋张孝祥的《卜算子》:

 “  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绝,去年江南见雪时,月底梅花发。

     今岁早梅开,依旧旧时月,冷艳孤光照眼明,只欠些雪。”

     词人认为,雪月梅是相同的性格:清绝。清冷,微微的寒意,薄薄的孤独,远离喧嚣,远离繁华,雪月梅缺一不可。

    其实没有雪的梅也有她的韵味:

  “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需檀板共金樽。”——林和靖《山园小梅》

   林和靖梅妻鹤子,爱梅爱出了境界,写出了梅的神韵。疏影横斜,暗香满园,月色朦胧,水波清浅,含情脉脉,像极了诗人那颗爱梅的心。霜禽爱梅,粉蝶恋梅,又哪有诗人的深情款款呢?

    没有雪的梅可以让人醉,如果雪月梅都有呢?

  “寒梅开尽雪初晴,敛尽残云雪月又生。月映雪时梅更好,梅横月处雪争明。”梅与雪月交相辉映,清艳逼人,香中有别韵,清极不知寒!

    再看高启的《咏梅》: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雪满山中,静悄悄有绝尘避俗的孤寂之感;月明林下,冷清清的有高洁明丽的凄婉之美。竹影萧萧,香苔漠漠,斑驳陆离,依稀飘忽,若有若无,知音难觅,徘徊彷徨。这样的梅,孤独,清高,寂寞,却是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飘飘然有几分仙气了。正因为有了月和雪的背景,高启的梅达到了一种更唯美的艺术境界,诗人也赋予了梅更高洁,更寂寞的艺术个性。

    也许唯历尽四季繁华的人,方能读懂冬天的空灵与大美,孤独与深情!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