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快乐过新年

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

腊月十五,自愿报名参加市作协年会的文友们相聚金水源。其乐融融的温馨感受,使我清晰地看到心仪已久的春节正轻舞缤纷的霓裳踏歌而来,远方的父老乡亲正翘首以待,殷切期盼着游子的归来。耳边不由响起了那熟透的声音:“春节回家,送给亲人的至爱。”

天增岁月人添寿,欢欢喜喜过新年。春节象征着团结、兴旺和希望。它是我国人民最热闹最隆重的传统节日。

父母的牵挂真可谓“丝丝白发儿女债,历历深纹岁月痕”。我想此时此刻对于想家的来说无论有多忙、多累、多没出息,都渴望回到父母的身边,与家人们一起放飞欢声笑语、放飞梦想企盼、放飞那浓得化不开扯不断的亲情。

圆父母的天伦之梦,是每个做儿女发自肺腑的希望。童年的春节是孩子们圆梦的幸福时刻,在我的心灵深处,有着很多美好的回忆。

吃过腊八粥,年味逐渐浓。步行在上下学的路上,我们就开心地巴望着过年了,给过年倒计时是每天的必修课,而且是乐此不疲。那种对新年的向往丝毫不输于现在父母对子女考取名牌大学的期盼。

也许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只要有新衣穿,不干农活,放上几个小鞭炮,跑亲眷玩上几天,还能吃上几顿鲜美的鱼肉,滋润一下枯涩的肠胃,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有次过年,母亲用1元3角钱给我买了一双解放牌跑鞋,乐得我跟在她后面屁颠屁颠跑了半天,帮她拎着买年货的篮子也特别来劲,根本不觉得手酸。年三十下午,奶奶炖好了浆糊,把乐余公社革命委员会的慰问春联从箱子里拿出来,叫我站在凳子上把春联帖到大门上。“光荣人家”,“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完工后她解开桌子上报纸,拿了两颗糠枣犒赏我。晚上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欢快的气氛充溢着每一个角落,守岁的时刻,母亲拿出几张连号的贰角新票子给我们每人一张做压岁钱,尽管过了几天我们会自觉地物归原主,但心中始终洋溢着曾经拥有的幸福。晚上睡觉时把跑鞋当作了枕头,伴我做个好梦。

大年初一一早我就欢天喜地地穿上新鞋,尽管上身穿的是二哥的半新旧的衣服,但这丝毫无损我的快乐心情,人也显得格外的精神。因为当时全是泥路,走路时分外小心翼翼,唯恐弄脏了,对不起新鞋,更对不起母亲。

随后全队的孩子们像往年一样,络绎不绝、挨家挨户地向长辈们拜年。“爷爷奶奶好,糖果少不了”,由于孩子太多,一般人家给一个孩子一颗糖是正常的,给两颗糖算是意外,给三颗糖更是奢望。

为了收获更多的战利品,我们通常会扩大作战范围,跑到邻队的长辈家去拜年。邻队的苏家奶奶开心地给我们每个孩子两颗珍稀的奶油糖,这足以让我们激动不已了。原来她有三儿子在部队当军官,让我们也沾了光。后来我二哥和其他几个孩子听到了好消息后也迅速飞奔而来,哪知道苏家奶奶只是拿炒花生、炒瓜子招待大家,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奶油糖的影子出现,原来苏家奶奶也无能为力了。

对于在困境中成长的孩子,苏家奶奶的一颗奶油糖轻而易举地甜蜜了我们四十年,使我们对春节有了盼头。这是现在的孩子无法感受,更难想象,也难于相信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不时在我的脑海中闪现。

今天听说陈某儿子因躲债而不敢回家,我心生感慨:一个人的世界越复杂,他的快乐就越少。现在的物质极其丰富,但很多人感觉原始单纯的快乐大不如前。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长大后却发现很多人笑着笑着就哭了。快乐源于简单,它发于心,而表于情。快乐源于内心的简单,更出于对生活的知足。儿时的我们虽苦犹乐,无忧无虑,难怪少年不识愁滋味。

字数1375  2019-1-21     张家港市暨阳湖实验学校 沈汉彬


引用 沈汉彬 2019-1-23 21:18 张金龙@沈汉彬
      《儿时快乐过新年》,是沈先生的回忆录,也把我带回到那个时代。儿时艰辛,穷并快乐着,对未来好日子的追求——考上大学,农村户口转为城镇户口,有工作就不要修地球(指务农)。
     难能可贵的是:沈先生将过往的经历写成许多散文,娓娓道来,为弟子树立正面榜样,正能量满满。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鲜活的文字对弟子的影响是指数级的在放大。
     学生的思想阵地不是正能量的占领,就是负能量的占领。 ...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