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米花糖

 临近春节,住在县城的弟弟,携着妻儿一家三口,到家里来拜年。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给我送来过年的粽子和米花糖。粽子是自己包的,米花糖没作成功,但弟弟知道我好吃米花糖,便在市场上了买了一包带来。

买来的米花糖,四四方方很平整,确实美观。我尝了一块,甜滋滋,脆生生。可不知为何,嚼在嘴里,我却感受不到儿时吃过的那种味道。于是,我便想起了小时候吃过的米花糖。

那年头,食品极度缺乏。有些食品只到过节才有,如榨粉、糍粑、五色糯米饭;有些食品只到春节才能制作。如粽子、米花糖这两种。尤其是米花糖,一年到头只在春节作一次。其原因大致有二:一时平时没有多余的米来做这种零食;二是制作米花糖费的功夫多,生产队天天出工,哪有闲工夫作米花糖?可是春节里米花糖必定要作,因为壮家人有用米花糖招待客人的习俗。春节期间若有客人登门拜访,主人便用米花糖热情招待。手里端着一杯热茶,一面品着米花糖,一面唠着家常,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这时家里才有了热闹,才有人气,表示日子兴旺有奔头。

壮族的女人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是出了名的。包粽子和制作米花糖这些细活儿一般都由她们包揽。我妈妈便是这样一个人。我爸爸在县里的一个单位上班,我们三个孩子又还小,帮不了妈妈什么忙。屋里屋外的活儿都是妈妈一个人操劳。特别到春节,妈妈就像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她既忙于准备包粽子的食材,又要制作米花糖。这两种活儿都费工夫。制作米花糖比包粽子还要忙。包粽子最辛苦的是裹粽子环节,费时又吃力,其余步骤还比较轻松。而制作米花糖,每一步都不能马虎。我扳着手指头细细一算,一块两个手指般大的米花糖从选米到切成小块,竟然需要十个步骤之多:选米,泡米,蒸米,裹粉,捶米,泡油,炒米,熬糖,搅拌,切块。哪一步都费工夫,哪一步都需要熟练的手艺。

头一天,妈妈就选用大粒的糯米来泡冷水。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妈妈便起床,到离村五里远的水井去挑水回来蒸糯米。约蒸一个小时,糯米熟了,妈妈将熟糯米倒在簸箕里,又在糯米上撒一层玉米粉,拌匀,目的是让熟糯米粒散开,不给粘连,再把玉米粉筛掉。然后是舂糯米,舂的时候,要一勺一勺地放到石臼里舂扁。舂好后还需将糯米粒泡在花生油里,后一步便是炒米。炒米时,不能做一锅炒,也要一勺一勺地炒,才容易炒匀,也不怕炒糊了。到了这一步,糯米已算爆好。接下来便是熬糖。熬糖这一步最讲究技术。先在锅里倒进一碗清水,(视糯米的量而定)再将事先打碎的蔗糖放进锅里,用小火慢慢熬煮,熬到糖水冒泡、变浓后,先做小检验,用调羹舀上一点,高高倒进一碗冷水里,糖水若挂成一条线,并在冷水里结城小丸状而不散,就合适了。这种检验视个人的经验程度,多次反复。糖水若熬不到位或过火了,糖水的黏度就达不到裹住糯米粒的标准,米花糖便结不成快。糖水熬好后,立即将锅离火移开,再把炒过的糯米全部倒进糖水里,快速地搅拌。搅匀后倒在一个大簸箕里,用锅铲或擀面杖快速摊薄,压平压实。这时,展现在眼前的便是黄灿灿的一大簸箕米花糖,如金子般闪亮。顿时,屋里弥漫着香喷喷的蔗糖与炒米的混合味道。再晾上几分钟,便可用菜刀将米花糖纵横切割。到这时,一块块四四方方的的米花糖便成型了,制作米花糖的工程宣布大功告成。做完这些活儿,妈妈已经满脸汗水,腰酸腿痛,可她只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样,每年春节,我们都吃上妈妈制作的米花糖。然而,有一年差点儿没有米花糖可吃。

那是个旱灾年,稻谷歉收,粮食不够吃。将近春节,装米的大缸已经露底朝天,家家户户都到野外寻找雷公根来度饥荒。我父亲在县里的粮库部门工作,买了几斤细米糠回来,还分一部分给几家邻居。那种米糠的味道,到现在想起来,我还有喉咙被刺痛的感觉。记得妈妈将米糠摊成团子给我们吃,煎的时候,飘出一股香味,让人馋涎欲滴,喉咙里好像伸出一只小手,急着要抢吃米糠团子。可待将米糠团子塞进嘴里一咬,便如同咬着沙子,囫囵吞到半个喉咙,便被卡住了。我一个劲地打噎,憋得脸红脖子粗,差点没岔气过去。妈妈吓坏了,赶紧拍打我的后背,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将喉咙里的米糠给吐了出来。可真倒霉,米糠一口没有吃进肚子里,却白白浪费了几口口水。最后,妈妈还是煮了一碗雷公根汤,让我们灌满肚子。那晚,空荡荡的肚子如同雷声一般轰隆隆地吼了一夜。

春节眼看就到了,连粥都吃不上,到哪里找粽子吃,更别提当做零食的米花糖了。我们只盼望有一碗米粥,至少一碗木薯粥也成,垫垫肚子,就感谢老天爷了,对米花糖早已不抱任何希望。距离春节还有两天时间,只见母亲手里捧着一筒糯米回家,冲着我们喊道:“快拿水来泡米,明天作米花糖。”我们几个孩子立即眼睛放光,菜色的小脸蛋也舒展开来。第二天,当妈妈将米花糖切割成四四方方的块状时,我和弟弟妹妹便迫不及待地每人抓起了一块,像猴子吃桃子一般,狼吞虎咽,大口地嚼,使劲地吞,满嘴的口水也顾不上抹一下。真好吃,又甜又脆,头一口还未咬碎,第二口又接着塞进嘴巴。我以为,这是我吃的是世界上最好的食品了。过后我才晓得,这是妈妈跑了几家才借来的糯米。

妈妈站在旁边,用衣袖擦擦满脸的汗水,看着我们三个狼吞虎咽的样子,妈妈笑了,笑脸像菜花一样绽放。见到她的孩子们吃得甜滋滋,她的心里也甜滋滋。

想到这里,我忽然醒悟过来。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小时候吃过的米花糖,为何比现在买来的米花糖好吃,那是因为我小时候吃过的米花糖,是妈妈真手制作,里面凝结了妈妈的聪慧和汗水,饱含着一种人类最无私的爱——母爱。


(2019年2月12日)

本文由(梦幻文章网www.juzisw.cn)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