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

爆米花是男女老少皆知的零食,想必很少有人没吃过它。它在电影院可是占有经久不衰的一席之地。一手拿爆米花,一手挽着他(她),也是恋爱中的人们最常有的画面。有多久没吃爆米花了?刚刚用微波炉做了一盘爆米花。透过微波炉的窗子惊讶于米花爆开的瞬间,我随口“哇”了一声,顿觉心情好爽。一粒粒黄色的玉米瞬间开成白色的花。神奇得象变魔术一般。噼噼啪啪米花跳跃爆开的声响带我回到从前……

 “呯”一声巨响,是一锅米花爆了!这是干此营生的人最好最直接的广告。边上的孩子早已捂着耳朵跑开了。待回转身时,白花花的爆米花已被那人娴熟地倒在一个大口袋里,有不慎掉落在地上的,孩子们便呼啦一下围上来抢了!在那个吃饱不饿的年代,爆米花是我孩童时期最主要也是最奢侈的零食。

村里经常来一个长得挺黑的(也许是这个营生做久了,风吹日晒烟火薰的)中年男人推着一辆小平车,上面放着爆米花的全部工具:一只风箱,一个带手摇把的黑色的旋转的铁锅——是爆米花的专用锅,中间粗,两端细,支在一个架子上,其余的都是燃料黑碳了。那时村子里的人们习惯喊他“嘣棒子花儿”的。“嘣棒子花儿”的每回刚到村里,先用自己带的玉米做一锅,弄个响,人们便知道他来了。那一声“呯”响后,各家的大人们便端着簸萁领着孩子出来了,簸萁里装着玉米,条件好的装的是大米。我见过“嘣棒子花儿”的工作时的样子:一手拉风箱,一手摇黑色的锅,手柄处好象有一只表,应该是显示时间的。爆一锅米花差不多五分钟,时间到,把旋转的黑锅开口处对接在一个长长的布袋口,(有时是一个黑色的细长的笼子),用一个扳手样的工具打开旋转的黑锅,瞬间“呯”一声,米花翻飞到布袋里,再盛到各家自己的簸萁里。至此,孩子们兴高采烈,大人们脸上也乐开了花。爆一锅米花能盛满满一簸萁,才需要五分钱。在这里有一样东西不得不说,那就是糖精,是一种比白砂糖颗粒大,硬度高的晶体。那时家里有一瓶糖精的孩子是幸福的,可以在嘴馋时偷偷拧开瓶盖子,用手指头沾几个糖精粒儿抹在嘴里,不舍得一下子咽下去,就在嘴里含着。有时不小心鼓起的腮帮子就会被大人发现了,一准一顿胖揍。把这糖精弄一小捏和玉米或大米一起放在旋转的铁锅里,那爆出来的米花可就好吃多了。小朋友之间相互比的就是谁家的爆米花有没有放糖精?说有的,一脸骄傲;说没有的,一脸沮丧,还要听别的小朋友说“XX的没放糖精呀”!多少年过去,当年一起吃爆米花的小朋友现在是各奔东西的中年人,只是爆米花应该还吃吧?

时代变迁,爆米花的做法多了,口味也越来越多,价钱也贵得离谱(当然经济发展了嘛),只是再也吃不出那时的味儿。